青雪染褚。

赤,刺,次。

【任俏任/俏温俏】变数37

——【37】——

俏如来不敢停下脚步,脚下匆匆穿过林木,树灌声声沙响,眸中因药而泛作水蓝的眸随耳畔心跳,逐渐收缩着忽而绽开。

鼓动耳膜的怦然让他脚下一顿,瞬息的无力令他生生停下的脚步,一个半跪了下来,墨狂一下杵地,由他呼吸加重。

汗水滑落着划过唇线,下颚,已经将面上涂抹的色晕开,俏如来咽下口中腥咸只觉心口收紧得疼痛无比,手掌摁在胸口抓紧了衣襟。

不可……拖延……

脑中坚定着的认知,让他透过模糊着的视线,摇晃着看向前方,这条路上已被逐渐暗下天光渲染得幽静。

抬手抹下了面上的湿汗与血,更露出了属于他自己的俊逸面容,俏如来神情更显得刚毅,一个撑起了膝盖站得摇晃。

稳下身体,拔起的墨狂正斜指地面,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

……

……沿水的村落,早已被血腥气味笼罩,尸体成堆与那农家自耕的草堆叠在了一起,怎样也看不出昔日荣荣。

有者一身白衣走来,头带掩面的白帽,手持佛珠,饶似在旅僧者,一步一步,脚下逐渐走到了岸旁。虫鸣草木后,是一轮水车,岸有小船泊岸。

人就半蹲在了水岸旁,他伸手褪下白帽,于水倒影之中,尤可看到白发从耳畔落下,映出来者面容,与其脑后的星光。

任飘渺一双银紫如似水晶的眸正垂落着,唇上微抿,好似思量,又好似不曾改过这面上淡然。

只见持珠的手指点在了水中,引得圈圈波澜,也浸湿了手指上使剑而来的薄茧,正见这指抬起,要去拆这一头白发中,扣紧的饰。

耳畔传来声响,是穿林而来的脚步,任草木划过衣料的音……

从这动静之中,听到了轻重不一循序不正的脚步声顿下,这人正停在了身后,寂静得只有两人的河水畔边,尤闻紊乱的气息。

他垂首却未回头,是任飘渺开了口。

“……回来了吗?”

得不到回应,也引得男人眉尾一挑,才要回首去看这身后之人,下一瞬却被肩头忽然倒下的重量惊愣到。

任飘渺当机立断,以指去握他手腕一拽,稳住对方身形,是做把脉,这动作让对方一头黑发就这样靠在了他颈处。

只见俏如来勉力半跪在他身前,手指打颤着握紧的剑柄,这铜剑还插在地面,只是口中压抑不住咳出了暗色的污血,染了身着白衣的肩头……

只见那双越见模糊的视线,尤是水蓝的眸抬去与其对视,勉强去开口,字句一字一顿。

“……余…毒…”

“别说话。”

任飘渺眉头一皱,也是意外此毒潜伏之期这般难以窥探,金蛇王之毒果然不是这般容易祛除。

又抬手去摁在那人颈边脉络之处,这心率跳动传过指尖,便也了然三分,侥幸俏如来在前已点过缓解穴位,才撑得到此处。

“此毒凶险,你也是坚强,还能理智应对到这般程度。”

说罢剑者眉目一凛,忽而收掌打在俏如来胸口,这一变动使得青年一口污血再出,喷涌在他腿腹白衣之上一片湿凝,才现这一口淤血当中,还沾黏几块凝结成胶装的血块。

任飘渺神情未动,目不斜视,功力随掌拢在他胸口,透骨穿肉,助其撑开因残毒而痉挛收紧的心脉,剧痛逐渐缓转。

俏如来吸气渐稳,稍动气力也是盘腿坐在他对面。

“……俏如来按计划,与弑天明一番缠斗,一时未查,受其搏命之招所伤,令其脱逃,不料归来之时……在路上受余毒反扑,几近倒在中途,好险,温皇前辈亦在此。”

好似未闻他尔句感慨,任飘渺轻车熟路的着手扯开穿在俏如来身上,那本是自己衣衫的蓝衣襟扣,露出胸前肌理中一块泛着乌青,他不由皱了眉峰。

“潜伏血液之中流转,临伤爆发,好狡怪之毒素,该说不亏为金蛇之王吗。”

这血块再做堆积彻底封死心脉,稍迟便该回天乏术,也不知是该庆幸俏如来命格,还是濒差一步就该难救,正当任飘渺垂目当做思量该如何着手之际,且听闻。

“……前辈,此战,你无恙否?”

此番话语引得任飘渺是作一怔,便目含三分意外去看这艰难行气之人,便见俏如来堪堪将视线稳落在他身上,明明是面如金纸口角含血,却面露担忧一双泛蓝之眸多了在意两字?

发仍染乌,倒是比白发之时更接近他的父亲,不知为何却比史艳文面容,更多了刚毅,也多了两分属于俏如来自己的悲悯,倒是在此时,或许将其唤作史精忠,更为贴切?

这变故令他思绪一顿,便是薄唇一抿,话中反是掺了几分好笑。

“哦?现下身有不济,尚需吾援手的你,却要反过来介意吾有恙与否?”

俏如来却听不出他笑意,对方所言也只是一种意外感?

恩,或是自己现下身受毒侵,思绪回转不过,透身舒功之力雄厚已是答案,得知对方无恙,便呼出一口气。

“……是俏如来多虑。”

“止言,闭目,静心,吾要为你导气,期间痛楚需做忍耐,否则毒素反侵,施救难以。”

或是为任飘渺之故,对方话中比温皇更厉几分,就连行动也不温吞,手指翻动连点周心穴位,快准狠五指一摁成爪,仿若抓住了那块毒源缓缓引血推往肩臂伤处。

血液流动间,伤处已破开本有愈合之像再绽,这疼痛让俏如来浓眉皱紧,是做坚毅忍耐握紧了持剑柄的五只手指。

毒血乌黑,比平常血迹更多黏着流出,不知几许终得排尽,任飘渺面不改色,起指点在伤处封住血脉,再防毒素回转,事已做全才转目去看俏如来紧闭双眸的面。

“可以了。”

闻言青年拉开眉间,一股眩晕之感再袭,竟未开眼身形一卸向前倒去……

这一下,头首正压在了男人胸腹之上,任飘渺手掌摁在他肩,正稳住了倾斜的身形。

紫瞳垂目之下,便见此情形,话中隐隐低语。

“罢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