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温】楼主,十六岁。(暂时写不出来正剧,写轻松点的东西吧。)

——【1】——

将早膳从厨房中端出来,送到主人房间,这是她的日常。

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凤蝶姑娘,平静的端着早点的端盘,敲了敲门。

“主人,我进去了。”

不知为何,今天对方一声回应也没有。

不过本来也是看对方心情的对谈,毕竟主仆两人的默契早在十年养育之下,不必多说了。

凤蝶从善如流的推开了门,并把餐盘放在了桌上,虽然很奇怪,温皇今天为什么没有跟往常一样早早就洗漱完。

但她还是很平静,毕竟对方做什么都是很随意,一两天赖床也没要紧。

“主人,该用早膳了。”

但当她抬手拉开垂帘时……

凤蝶下意识后退一步的脚下,脸上睁大眼睛的表情,朱唇启了一个缝隙,再也平静不来了。

“……啊!”

坐在床上的,是一名带着疑惑表情的少年。

一双灰蓝色的眸看向她来,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凤目薄唇,身形纤细得不像习武之人,眉宇间还有那淡泊气质。

这谨慎着皱眉的模样,似乎就在问她……

你是何人?

“……主……主人……?”

……

凤蝶颤抖得简直快要哭了。

而就坐在还珠楼主位上的小少年,却面无波澜的四下环看着,似乎来到了陌生的所在,在观察这一切。

“……你的意思是,吾是这里的主人,而温皇本该是一名年过不惑的男子,却不知为何,变成了吾?”

这听起来是万分匪夷所思的,但凤蝶还是不由得小心翼翼的纠正他。

“……小主人,不是变成了你,而是不知为何,你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小少年挑了挑眉尾,似乎并不满意这个回答,但却因为一声惊响打断了思路。

砰的一声,是大掌拍桌的声响,两人看了过去,一身乌金的男人面带面具,看不清神情,却能感受到那股不怒自威。

只听这名唤天地不容客的男人沉声。

“没错,这个看起来就让人手痒的表情,不论多大岁都不会错!”

凤蝶的声音有些颤抖,听到对方确认了这件事,她甚至紧张得有些想哭。

“……这,这要怎么办,这样主人根本没有办法保护自己!”

小少年似乎对他们这一惊一乍的态度不是很能理解,仿佛从始至终都是一个人到底的心情,让他不满似乎被人小看了自己。

“温皇可以自己一人。”

“不行/不可以!”

异口同声的回答让少年面上的冷然更深重了一些,凤蝶似乎注意到了自己刚刚的话语,让这个少年温皇不悦了起来。

才有些慌乱的伏下身去安抚,她放轻了声。

“不是……小主人……我们是在关心你,你现在这个模样在外,难保不会让人…让人注意到你,这会对你很不利,我们这是在保护你啊……”

但这种哄孩子的话语对于这早慧的少年根本一点用都无,这小温皇面无表情着听着她的话。

凤蝶有些紧张的去看向另一人,天地不容客却像是不曾因此注意什么,坐在座上厉声喝到。

“这个性格跟以早那一个刚款,我警告你,最好收起你乱搞的想法,还不想死,就别给我找麻烦!”

说着他就站了起来,也未去管少年对他的言辞略有所思的表情,便自顾自的去与凤蝶对谈。

“两日我会先在这守着,等人到了我再离开!”

“好,多谢你。”

便见他大步流星的走出了这大厅。

只留下了一大一小主仆两人,可见凤蝶面上尽是愁容。

“你叫凤蝶?”

这一声较为稚嫩的音色,让凤蝶怔着回了他一声是,便看着少年模样的温皇这样问她。

“可否告知吾,刚刚离开的那一位,是谁?”

“……伊是主人你的好朋友,还有我的义父,你们三人的感情都很好。”

“朋友?”

“嗯……”

那小少年点了点头,神情也不过是接收了这个讯息,但似乎并未将这两个字联系在自己身上,这让凤蝶莫名心涩了一阵。

“那伊方才所说,要等之人,又是何人?”

凤蝶眨了眨眼睛,张了张嘴,一时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斟酌了一番又合上了嘴,才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该怎样跟你说明,只有等人到了,小主人再问伊好吗?”

闻言得不到这个答案,少年温皇也未追问下去,嗯了一声,反是脑中略思片刻。

“……总之,小主人,这两日你就安心待在这里就好,不要想着怎样离开,因为你打不过伊。”

“哦。”

……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