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温】楼主,十六岁。(2)


——【2】——

当俏如来打开这封信时,虽有不解,却也从叔父字迹上不容反驳的字迹中看出了一些异端。

虽然藏……咳,天地不容客的性情一向我行我素,但也是事无必要绝不会求于他人。

就算他作为侄儿,也是同样。

这两封信当中,凤蝶姑娘所书写相对温和,虽也带着恳求,更附上了此事非你不可的字样。

思前想后,海境当中一时也不会再起更大异变?

这样想,俏如来带着疑问与说着“还珠楼出事了我也该出来看看!”的千雪孤鸣,来到此地。

才踏入还珠楼之中……

“凤蝶姑娘?”

凤蝶一双圆悠的眼眸本带着担忧与难解的慌,在看到来人的刹那瞬间松懈,仿若看到了救星一般匆匆上前。

如果不是男女有别大概就要上前去抓住他的袖,便听这一贯平淡的小姑娘紧张着招呼着他。

“你总算来了,俏如来,快,你跟我来!”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慌忙至此?”

……这脚步匆忙着,是让与俏如来一同前来的狼主也摸不着头脑。

“喂喂,凤蝶!”

眼看着两人快步离开视线,千雪孤鸣皱着眉挠了挠头。

“……怎样看到我连一声招呼都不打,什么事这么急?”

肩上突然压下的重量让他转头看去,便见了一人。

“哇,藏诶!你也在这啊?!”

……

如果在前俏如来当真是一头雾水,由凤蝶一路带着到了书房前,那么在他顺着这小姑娘的意思,转头往书房中一扫了一眼了后……

骤然倒吸了一口气,任着眼前这一幕怔愣了一盏茶冷……

那是一身儒衫蓝衣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双凤目本是垂着,看在书文,额心带着标志性的印记,但似乎察觉到了视线,便眨了蓝睫……

那双眼忽而一个抬起,正正映着这一身劲装的白发男子。

只见灰蓝色的眸如水晶莹,却不见一分情绪,他低哑的嗓还带着几分稚嫩,就这样出了声。

“你就是凤蝶所说的,那个人吗?”

当俏如来回过神来,答案已自脑中呼之欲出,心情十分复杂的看着这位……少年温皇。

又不经意间,看到了在自己身边的凤蝶神情。

只见这位小姑娘,面上正一瞬不瞬盯着他,眼中三分担忧七分恳求,水盈盈的眸,让他嘴角一抽……

“为何伊们这般坚持,一定要温皇于此等你来,你可以回答吾吗?”

……因为,能在智力之上与前辈你伯仲之间,又与温皇无仇无怨,更无威胁之心的善智者。

只有我。

俏如来面上意味深长着看向他,仿佛带上了万千感慨,他唇齿斟酌之间,终究只叹出一句。

“……大概,是因为,俏如来是一名好人吧。”

……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