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温】楼主,十六岁。(3)


——【3】——

俏如来从未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种状况,就像不得不因各方无奈,而不得不,停下手中待缓之事,去……

……做一名私塾先生?

嗯,虽然此情此景应该称为监看者,更为适合。

然而这次,是他在还珠楼的第三次叹息,就在看着这少年人有些艰难的去拿书架上的册时。

只见小了一号的温皇仰着头,怀中抱着一本,但这成人用的书架,却让他无法再去拿到第二本?

即便垫着脚尖,也只得堪堪触到一角。

却见从身后探来一只手,先他一步握住了那本书?

那灰蓝色的眸子眨了一下,侧了头便见了这白发劲装的修行者,正站在他身后。

……而自己还只是仅仅到人胸口的而已。

俏如来也并未与他对视,而是看在书上,伸一掌就着握住了他曲起的手背,任少年拿住书才放了手。

温皇看了他一会,也不阻他行迹,就像只在乎手中的书,又转头去看找书架上自己所感兴趣的那一些了。

……

待那书桌堆了一些,少年坐在了那里,着手翻开一页一页。

不说这文静的模样,白衣鸦鬓,若非面容太过令人熟悉,也免不得让人觉得这小少年,也是人畜无害。

俏如来确实不会这样想,他就坐在了这书桌不远的茶案旁,饶是觉有所思。

久不久,便听到。

“你方才说,你名俏如来?”

“……嗯?”

……即便再怎样淡定,该来总是要来,俏如来这样想着,便抬头去直视了这看向他来的少年,而对方也确实在看着他。

“是。”

那一双灰蓝的眸子清澈见底,温皇也没有再去看案上书文,只是点了点头。

“你应该不是很情愿留在这里,为什么不走。”

……如果这个问题,对于其他了解温皇的人而言,根本不必多言,那么对于现在这名并不了解自己所在,是怎样处境的少年温皇而言。

却又显得不明朗。

俏如来稍作一想,以少年智慧也不会想要听到什么关心的话语。

他才张了嘴,回道。

“因为此事之上,除了俏如来,别无二人能可看住前辈欲行之处。”

“嗯……你唤我前辈?”他似乎晃了晃头,很显然对这个称呼并不算认同,甚至还甚有思量。

“是,在前温皇曾助我多次,年岁辈分又大俏如来许多,这一声前辈名副其实。”

“可吾非是伊,且不说吾是不是那名你们口中的温皇,又或者是不是先生高看了温皇,倒不如一问,怎样能肯定,只有先生一人能看得住吾?”

那双晶莹的眸子镶在未曾长熟的凤目之中,这一问明明是谦虚,却似乎掩不下那属于“任飘渺”的锐,这掩藏得不够彻底的性情,反令俏如来静了几分。

“怕是因为,有此能为者,只有俏如来,不愿危害温皇。”

“可是你们口中所说的那名,并非是吾。”

修行之人无端由生了点滴感慨。

“但其他人并不这么想。”

“其他人,之中所包括凤蝶吗。”

这一句话,使得俏如来莫名一怔,对方谨慎的心情竟然连这一位都已经划在线外?指尖佛珠落了一粒。

这形貌却让温皇了然的点了点头。

“你们似乎都很意外,吾会怀疑到伊身上。”

……你们,是指天地不容客吗?而方才那句,是试探?

他这样想着,又看这小少年一副平静模样,却令他多了敏感,就好像面对着在探究着伺机而动的乖顺野兽?

俏如来看着他,双手还稳在膝上,眉目直直去看他眼睛,就似迎上这若有似无的探究,一分不退的坚定。

“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想伤害你。”

直白的言谈不与他弯绕,少年也就跟着换了一种游戏规则,一子对一子。

“那,让你们不愿伤害我的理由,是什么?”

……

听得这个问题,俏如来垂下眼眸。

确实,以口述也很难笼统去回答对方,一个较为合适的答案,又或者,是因为少年瞳孔中带着些许好奇的因由……

便开了口。

“大概是因为,现在的你,比较可爱一些吧。”

坐在主位上的少年温皇听着这一句话,也未再言语。

就着这个眼神,看了他大约一盏茶。

“嗯?抱歉,看来俏如来,也确实不太会说笑话。”

“……哦。”

……

——————
说好的轻松向一点都不轻松,难过。
不给同步到新浪,什么毛病???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