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岳青山色,閒雲野鶴間。

是青云顶上观下岳,还是峰上仰目视长天?云观岳,岳观云。

【俏溫bg】醫生8

溫皇這段時間在考慮一件事,這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但事實上一貫隨心所欲的人會莫名猶豫起來也是比較罕見的情況。

啊,她可從沒打算將腦袋裏突如其來的想法公佈於眾,更不可能,甚至鳳蝶都已經習慣了自己母上的這種特性,也就從不問。

讓她開始猶豫起來的罪魁禍首,大概就是那個認認真真在同自己談戀愛的年輕人吧,這天這白髮的年輕人比平時有些不同。

隔著診所對外的玻璃,能看到俏如來還沒穿上他的外套,只有一身白襯衫與西裝馬甲,能看到手腕上的手錶,就連關上車門的動作都很是好看。

與平時不同的地方,大概是手中那一束包著滿天星與藍色玫瑰的花束,這真是讓人意外非常。

“俏大總裁,這是又從哪裏學來的招式了。”

女人一雙修長的腿疊放在椅子上,身子整個靠著轉椅,一副慵懶得躺靠著,纖細的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攪拌著咖啡。

“沒,只是今天比較特殊而已,能收下我這束玫瑰花嗎?”

雖然是那麽說但捧到身前的玫瑰花她還是接過去了,咖啡杯放回了桌子上,那纖長蔥白的手捏了一下花束的包裝紙邊緣。“無事獻殷勤,理由?”

灰藍色的眸子鑲在鳳眼里,隨性掃了一下。

“哦?十二朵,很有心嘛。”

俏如來並沒有第一時間去回答這個理由,而是放低了聲音極盡溫柔的去問這個人。

“喜歡嗎?”

“還不錯。”順着回答了一句,溫皇卻沒有因此跨過詢問的意思,捧着那佔據了她整個懷抱的花束,那雙眼睛從綻開的玫瑰上轉向了男人那張俊逸的面容。

纖細的眉一挑,雖然沒有再說什麼,但示意着對方說下去的表態也讓這年輕人說出了他想要說的話。“那麼……我可以向醫生你討一個獎勵嗎?”

“說說看?”

“……今晚市裏要舉辦一個舞會。”這句話頓了一下,似乎帶了一點無奈還有一點向她的期待,這個始終都是溫柔的年輕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伏低了身,手臂撐在桌面上,那牽起的力度剛好抵在了男人低下頭的脣。

“……因爲商業上的要求我無法拒絕,所以想要邀請醫生你,做我的舞伴,可以嗎?”

大概沉默了有三分鐘左右,那隻纖細的手指抽了出來,伴隨着那句出口的話。

“花很漂亮。”

被拒絕了,俏如來是那麼想的,他知道自己的請求很倉促,但不能否認有些失落的事實,不由得嘆了氣。

“我知道了。”

溫皇倒是並沒有所謂的模樣將花束先放在了一遍,從座位上站起來的身子走了出來一遍說着話。“唉,你啊,該知道自己身份的重要性,我只是一個開診所做醫生的小市民,這種新聞要因此散播出去,惹得什麼人注意起來,作爲我會很困擾的啊。”

“……抱歉。”這句話裏的歉意卻抵不過了流露出的失落的表態,或許是因爲在這個人面前,作爲俏如來自己從未想要假裝過什麼,交往到了現在已經無法將這個人看作是需要用冷靜隱藏自己情緒的對象。

這個人走了出來剛好站在了他的面前,溫皇今天並沒有穿高跟鞋,以至於兩人有些明顯的身高差讓她把面擡高了一些去看這個人,一雙手保養得很好將男人的臉捧好了湊上去似乎在安慰着。

女性的中音壓低得聲音婉轉膩人,那雙鳳眼畫了淡妝,水盈盈的灰藍色瞳孔與那金色鑲了紅的眼睛對上,“好了,記得玩得開心一點,或許能遇上好的適齡對象也說不定不是?”

這話說得似乎是淡然得有些無所謂,俏如來卻莫名的有些刺痛了心情,表情雖然並沒有太多的變化,手指動了動一下,手臂將這個人抱在了自己懷裏,這莫名又忽然的行爲讓溫皇愣是整個人被摁在了男人身前。

似乎意識到了自己一瞬間衝動的力道可能太緊,而會讓人有些不舒服,這雙擁抱着的手臂下意識的放鬆了下來,只是單純的這樣抱着,能聽到耳邊悶悶的聲音。

“……很抱歉,請原諒我並不想聽到這樣的玩笑。”

“俏如來已經有了醫生你。”

溫皇沉默了一下,卻忍不住笑了一聲,其實這個問題,她也並不是什麼都不想就脫口而出。

但不論是怎樣的初衷,這個人的反應啊……

“唉,好吧,那就算我錯了。”似乎有些無奈着的聲音帶着懷裏這個人將人輕推開來的力道,就像是在獎勵他毫不猶豫的話,輕軟的脣印在了這個人的嘴角上。

這個安慰的行爲卻沒有讓俏如來的心情迴轉,擁抱着的手臂圈着女性纖細的腰背並沒有要打算放開這個人,這個年輕人似乎抱着她開始用他的方式暗示着自己的不滿。

思路打了個轉,溫皇的話帶着她的隨性。

“那……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

“不準,接受任何一個不相識的女人的邀請。”

“我不會。”

“恩,男人也不行。”

“……好吧。”

……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