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岳青山色,閒雲野鶴間。

是青云顶上观下岳,还是峰上仰目视长天?云观岳,岳观云。

【俏溫bg】醫生1~8

医生1

 

俏如来很少生病,即使在工作上被员工私下调侃作拼命三郎,却也没有拼命到会进医院的情况,然而正相反的。

 

作为一个理智,对比更多年轻人要沉稳成熟的人,生活作息倒是比任何人更有规律得多了,然而合理的安排时间对于他自己就显得十分安分。

 

甚至不多的兴趣爱好也令这个人多少在生活上多了些无趣。用剑无极的话来说,你学历高又不爱吃荤,又喜欢佛家的那些东西,干脆找个时间出家算了。

 

对此俏如来处于礼貌的笑笑,也是半正经半开玩笑的回应着,家父不会同意这件事,更何况喜欢佛经理论也是难得的兴趣,却不代表一定要常伴青灯古佛啊。

 

“也是,董事长估计更愿意看到你娶妻生子就对了,不过说真的……我真难想到你结婚的场景,明明从小到大都一副对谈恋爱没兴趣的款,不管是男的女的。”

 

其实剑无极说得也不差。他这些年也没想过自己的伴侣会是什么样的,甚至连一点假想也无,身边的人再怎样感情纠葛,再怎样被人仰慕甚至追求,都没有太大的感觉。

 

甚至会偶尔觉得,或许这一辈子都遇不上能让他有这种感情的人了,却也从不期待。

 

直到某一天,鼻青脸肿的银燕背着昏迷的云十方出现在家门口,说是不能去医院的话,他皱着眉还没来得及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云十方的伤口太大不去医院又不行,还在犹豫的人没有说话,银燕就已经递过来一张纸条,一个地址。

 

一家私人诊所,是燕驼龙的笔记。

 

“燕叔说的,可以先去这家诊所看看!”

 

……

 

鉴于银燕也受了伤被他勒令在家休息,也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带着人过来。

 

尔后就是带着受伤的人来到这家隐秘的私人诊所,俏如来礼貌的敲门后才推开玻璃门,隔着千叶窗帘看不清的诊所里竟也一个人都没。

 

才犹豫着要不要喊一喊,却见内室中走出一名比他要小的姑娘,平刘海和高高扎起的马尾显得很是精神,身上穿着是医用的白大褂,面上没有更多的表情。只是问了一声。

 

“看病?”

 

“不是,是我的朋友,他受了伤。”

 

“那人呢?”

 

才打开车门,血腥味让这个姑娘皱了皱眉,没有慌乱的模样,也让俏如来了然了,燕驼龙为什么选择这家诊所。

 

“这个伤太大,我不能医。”

 

“……大夫。”

 

“我不是大夫,他的伤口要动手术,我做不了,不过里面那个可以。”

 

“那就麻烦你了。”

 

“你要自己去问,我带你进去。”

 

“……好吧。”

 

才将受伤的人安置好,俏如来一时间对这个似乎品性听起来有些古怪的人感到好奇。

 

眼见姑娘止步在白布屏风前敲了敲,隔着屏风能听到一名女人的声音,他听到那疏懒的话语有些意外了。

 

“你解决不了?”

 

“我又不是医生,解决什么。”似乎是被这句话刺得有些憋屈,姑娘撇了撇嘴角,才回话。

 

“病人腹部中刀,伤口太深了,要动手术,我不会。”

 

“哦,我没教你吗?”

 

“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说说就会!”

 

两人说道话,那屏风后的脚步声一两步不紧不慢,哒哒的高跟让俏如来抿了抿唇,一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

 

才见一道高挑的身影穿着白大褂还在拆着塑胶手套,一头如瀑的发披肩及臀,即使长衣下的身材有些看不真切,但也能看到高挺的胸前,与连衣毛衣裙下大腿紧绷的形状,裹在丝袜里看起来十分成熟性感。

 

露在口罩外的凤目灰蓝色的眸子一转,扫在他的身上,这一下竟让他有一瞬间失神,才反应过来说道。

 

“……夫人,您是医生?冒昧打扰了,还请您医治我的朋友。”

 

“我是。”

 

女人似乎审视了一下面前这个年轻人,才一面解开自己的口罩说着话。

 

“病人呢?”

 

掩在蓝色口罩后的五官古典细腻,象是描在水墨里的画,薄唇张合著说出话韵味十分。

 

偏偏这张脸配着这高挑得简直称得上是火辣的身材曲线,也没有半分违和。

 

慵懒的女人就着幽蓝纤长的睫眨了下眼,一双灰蓝色的眸子瞳孔晶莹得象是天然的水晶含着润的色。

 

随后薄唇微微弯了起来,看起来正含着笑,张合著吐出一句话语。

 

“好看吗?”

 

才注意到自己盯着人看又忘了回话的举动,俏如来移开了视线,才回道。

 

“……咳,是我失礼了,在外室的病床上,方才这位小姐做了简单的处理。”

 

“凤蝶,到里面去准备一下。”

 

“嗯,好。”

 

……

 

医生2

 

自从那一日之后,他几近每天下班都会来这家诊所,为的是查看云十方的情况。

 

但十分意外的也更亲近了这一对母女,那英气的姑娘说着老妈不过就是大我十几岁而已,也从种种迹象表明女医生似乎在二十几岁的时间领养了十岁的女孩。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女人的年龄是可以随意谈的吗?”

 

一身常服的女医生披着一头墨色泛蓝的发,端坐在餐厅的桌前抿着咖啡,好笑的看着已经与这个年轻人扯皮谈天的女儿。似乎十分乐见的情况。

 

然而凤蝶却没有给她面子,直接驳回了这句无中生有的评价。“你一定要忽视你女儿已经有男友的事实那我就不爱呆在这了,老妈真是讨厌。”

 

“我有吗?我是不知道那个臭小子到底有多好,有好过俏如来?”

 

“好好好,俏如来什么都好,我看上的人比不过你看上的人好了,随便你了,我先回诊所了。”

 

俏如来作为被提及并躺枪的人还是有些小尴尬的被这对母女对比个来去,虽然对于他而言这种行为并不礼貌。

 

但也十分感慨,自己已经能和这一对看起来并不好亲近的母女深入到这一层。

 

将人送到门口,俏如来才在此时开口向那个女孩询问道“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不打扰你们交流感情。”

 

这一句太明白的话语也让俏如来怔了怔,才反应过来也有些窘迫……自己已经连掩藏都做得那么浅薄了吗?

 

有些无奈的年轻人坐回了座位上,却因为与令他心动的女人面对面而有些小紧张。

 

这似乎还是第一次两人单独用餐。

 

“你脸红了?”

 

那低哑引人的声音那么询问着他,再抬眼,灰蓝色的眼眸正看着他。

 

凤目中似乎意味深长的视线,托着下颚的手掌纤细又优雅,俏如来听闻这句话,觉得有些脸热的垂下眼眸扶了扶眼镜,接着这个动作平静下心情。

 

“有点热,并不碍事,用餐吧。”

 

不得不说这个谎,可能是他这一辈子最失败的一次了。

 

“是吗?她一向直言直语,你也不用太在意就是了,也不知道是随谁的性。”

 

好笑着的女医生也并没有为难他,手指轻盈,又十分随性教养极好的用着餐具的模样,很是赏心悦目。

 

至少对于他而言,逐渐移不开视线。

 

……

 

“你的朋友已经过了观察期,再过一周应该可以离开我这里。”

 

用完餐点后,再听到这句话,俏如来仍是有些回不过神,不过也只是一瞬。

 

“麻烦医生你了。”

 

即使并没有更多的话语,心中多少也有些遗憾,毕竟……

 

没有了再理所当然见面的理由。

 

“分内之事而已,不过你啊,坦诚一点不好吗?”

 

“……什么?”如果之前他的反应与转换状态的速度足够了,那么现在确实一时间无法衔接了。

 

“你在遗憾什么?”

 

很是直白,也很是戳心的一句问话,男人看着她怔了怔,抿了抿唇似乎更沉默了。

 

但对于温皇而言,她并不着急,甚至这件事从本质上与她无关一般抿起了咖啡,只是那双眼睛还看在他眼中。

 

而这也令这个一向腼腆的青年心中下了个定。

 

“……或许医生你不会相信这个原因。”

 

纤指捏着小钢勺搅动咖啡的动作十分自然,却在听到男人的话语之后顿住了动作。

 

“想到今后没有再见你的理由,令我遗憾。”

 

这可以称之为告白的话语被这个年轻人一脸认真的说出,也令温皇多少有点莫名的发怔。

 

真是一句意料之外的话语,似乎和她所想的,偏差有些大啊。

 

一惯优雅的女人撇开了视线,竟是连抿着咖啡的动作都有点不自然的在稳定着。

 

俏如来一向很有耐心,甚至这种耐心令他在各个领域都有些十分良好的口碑,但这一次他在这不长的时间中竟是感到了一丝焦虑,甚至正在逐渐扩大这种感觉。

 

就好像下一秒就要失去什么的心情让他透过这双令他视线清明的眼镜,认真的看着这个女人。

又听那低沉的声音似乎叹了一口气,让他的心情也随之浮动了。

 

“如此优秀的你,本不该选择一个比你大上一轮不止的女性才是。”

 

这不是拒绝。

 

“但无法否认,你是令我这二十多年以来唯一一次心动的女性,虽然那么说可能会令医生你困扰。”

 

即使抱歉,就连自己这一句话语都显得十分荒唐,但俏如来却不想因此退却,反而……更进一步的期望。

 

“……我确实困扰了不少。”久不久才听到这句话,优雅的女人再次看向他的眼神竟是多了一点难言的味道。

 

“你还年轻,或许对我的感觉只不过是一次憧憬而已,你有想过吗?”

 

“即使如此,俏如来也并不想因此放弃,而作为我而言,也并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这一点我自己也十分肯定。”

 

他并不是会自夸自擂的人,相反来说,作为一个时常审视自己的男人,对于自己的决定,他一向是坚持到底,极少后悔。

 

就连这一次也是一样,甚至在坚持的基础上,还意外的多了连他自己都难以想象的期望,这是从未有过的。

 

不想失去……

 

不得不说,即使从未拥有过。

 

女人似乎也更为难了,抿了抿那双薄唇,指尖轻刮在拇指的小动作是下意识的。

 

“你那么坚持的话……”

 

偏低的女中音,似乎连她自己都有些不太确定。

 

“那就交往看看?”

 

俏如来的一瞬间的心情是白茫的,就连呼吸都停掉了一般。

 

“怎么,你不是想要这样吗?”

 

才想起这不是求婚的男人不禁轻咳一声,却难以掩饰心中欣喜若狂的情绪,勉强压抑下来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没,是我太贪心了,还有些激动,我冷静一下。”

 

真是稚嫩得令人意外的行为,温皇并不难猜想这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中所透露的讯息。

 

只是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青涩到想要跳过这个必经的过程直奔主题,虽然现在这个年头闪婚的事情并不少见啊。

 

也令温皇不禁好笑起来调侃道。“不然你是想我就那么嫁给你啰?只请一顿晚饭而已,也太寒酸了。”

 

“……对不住,是我太过疏忽了,若我将戒指与鲜花提前准备好,你会答应吗?”

 

“看起来反应还是很快,当然,不会啊。”

 

……

 

医生3

 

俏如来的心情总是无法平复的,甚至觉得这可能太不可思议了,就连身边高挑的女人都令他觉得这或许只是一个梦吧?

 

明明才答应交往却忍不住神游的行为实在不应该,作为可以算得上是真正初尝男女关系的俏如来,一时间有些束手束脚。

 

而一旁平常随性的女人也是安静得似乎在走过自家走廊一般。

 

长发被轻风吹起一个弧度,就连凤目的一个眨眼都能象是画卷展开的美,让人看得竟是不想要去打扰到这份静。

 

但这份微妙的平衡逐渐在将人送回诊所之后打破。

 

下了车之后两人面对面,却是高挑妙曼的女人先开了口,那调笑的语气象是在不经意间提醒着两人不再寻常的关系。

 

“不打算交换什么吗,俊俏的小年轻?”

 

但俏如来却是真正愣住了,他确实从未想过要交换什么,本是毫无准备,身边能称得上可以交换的信物是真的没有。

 

张了张嘴几乎要将那句抱歉说出口,下意识扶眼镜的手指就被那纤细的手指握住拉了下来。

接近的面容似乎早就知道了他的无措,低哑磁性的女中音扫过他的耳膜。

 

“唉,那就这样好了……”

 

这是一个吻,柔软贴近的唇印了上来,可以说是十分大胆,甚至……贴近的身体让男人下意识将手臂圈上了细瘦的腰肢。

 

轻吮唇瓣的力道让他张了张嘴,笨拙的将这两片薄唇舔吮在唇齿之间。

 

但这个美妙的时间并不长,分开双唇的主动权不在他这里。

 

呼出的气息有些灼热了,临近的面容就连细嫩的皮肤都能一清二楚,灰蓝色的眸子就着幽蓝的睫一眨。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带着令视线更清明的眼镜是多么令人难耐的事情。

 

纤长的手指还涂着灰蓝色的甲油,这是他一开始没有注意的细节,指腹轻轻摩挲了一下他的唇角。

 

才听着女人低声细语的告别。

 

“那么……明天见了?俏如来?”

 

“……啊…嗯,明天见。”

 

迷迷糊糊的感受着柔韧舒适的身体离开自己的怀抱,俏如来还在发愣着看着那道身影走进诊所并关上了门。

 

唇齿上似乎还余留下淡淡的余温,男人下意识的伸手去抚摸自己的唇瓣。

 

又猛地一个回神白净的面颊刷的红了个透,有些狼狈的钻回了驾驶座双手抹着脸。

 

心跳加速的律动在耳边回响得让他脸热,唇齿轻咬着不知过了多久才平复下来。

 

才模模糊糊的想起,这似乎是自己的第一次接吻?

 

实在是!太……丢脸了!

 

羞耻的想起自己生涩的反应,俏如来不禁以一种难以形容的心情,咬牙埋首伏在方向盘上,握着拳头狠狠锤了一下扶手。

 

……

 

温皇看着靠在百叶窗旁似乎在发呆的女儿,心情很好的一边脱下外套那么出声。

 

“窗外好看吗?”

 

“……老妈,你把俏如来欺负得钻到车里面去了,脸比苹果还红的款,进展好快,我都快跟不上你们的节奏了。”

 

“所以啊,这种事情,小女孩就不要去学了。”

 

“……什么鬼……我已经成年了好吗!”

 

……

 

医生4

 

等到云十方安顿下来的几天之后,他终于有时间去向那个似乎并没有什么改变的人提出了一个问题。

 

“要不要……一起去约会?”

 

对的,就是约会。

 

彼时俏如来的心理内容转变其实很杂很杂,复杂到他说出这两个字,表面上虽然只是无意间问出,内心却不住的去忐忑起来。

 

毕竟两个人也都不算是那样奔放的人,这种年轻人喜欢做的事情……咳。

 

本以为那个坐在桌后泡着咖啡的女人听到他这句话会稍稍去为难,但这个人似乎最不介意的,就是给他意料之外的反应。

 

“好啊,想什麽时候呢?”

 

这一个好字,轻易得让俏如来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在那张优雅古典的面容上也只是嘴角提着意味深长的笑。

 

一双凤目毫不介意的映着这个对这种事显得青涩不少的青年人,只手撑着下颚,一身医用白大褂的釦子也没系上。

 

可以看到今天她穿着一身轻薄的长袖短裙,露出锁骨的领口隐约还能看到那饱满的缝隙,薄唇笑得让俏如来也意识到了,自己笨拙的掩饰,已经瞒不了什么。

 

“……要不要去海边?”

 

……

 

其实说是海边,到达目的地时已经邻近黄昏了,然而这个时间并没有什麽人。

 

将车停好之后,拔出钥匙,关上车门,俏如来才抬眼去看那个站在沙滩上的身影。

 

那人妙曼的曲线,颈边还带着沙织的围巾,一头垂下的墨发泛着蓝,发尾直直的邻近臀,更甚被风吹得微微浮起一两道弧度。

 

实际上温皇的睫毛很长,仅仅是一个侧面,在落日下一道阴影将那微微垂下的瞳盖住,也是那般好看。

 

咔嚓一声,俏如来正看着自己的手机荧幕,一时间也有些庆幸这美好的一幕被自己留了下来。

 

那张温雅的面容似乎注意到他的动作,眨了下眼睛才转过视线去看他。只见那个男人对她举着手机,闪光灯又是咔嚓一下。

 

实际上俏如来很少用手机去拍照,甚至可以说手机里的相片除了他游历过的一些想要记下来的风景,几乎很少去用到摄影这个功能。

 

但这一次,他不禁开始去想,或许自己真该去买一个相机,毕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想放弃这一道风景,到底还是怎样也看不腻。

 

温皇看着他的举动挑了挑眉,眼聊白发的年轻人面上挂着温馨的微笑那麽走了过来,在宽阔的沙滩上,这个男人的影子被拉长了一些。

 

他已经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只余下一件在内的衬衣,就连领口也开了一颗。比起平时的自持,要显得略休闲一些。

 

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身材其实真的很好,完美倒三角的比例,肌肉的轮廓并不夸张,刚刚好,他不刻意去穿着修饰,也是那般英俊养眼。

 

“在偷拍我了?”

 

那偏低的女中音压得很趣味的转音,那意味深长的话语还带着引人的转音。

 

“恩,我在想自己该去买一台相机,这样拍出来会更好看一些。”

 

意外的,这个男人坦诚的承认了自己的行为,温皇并没有在说什麽,两人沿着沙滩漫步走。

当然,此时此刻也不必再说什么了。

 

大海确实是能安定人心的,安定到俏如来甚至忘了自己最初那一点紧张,只是看着身边的人,就下意识嘴角含笑。

 

温皇的心情也是不差,不时抬手去撩过被风吹乱的鬓发,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这个人不自觉盯着她看的视线。

 

一双抹蓝的凤目眨了一下,问出声的话就象是闲聊。

 

“怎么突然想到要来海边?”

 

“恩……可能是想看你站在海边的模样,那个画面很美。”

 

听着这句话,她不禁笑了一下,转过身背对着整片大海,抬眼去看这个人一张俊逸的面容,直视着那双金色的瞳说着调侃的话。

 

“我偶尔都要怀疑,你是不是经常那麽哄小姑娘开心?说起这种话脸都不红。”

 

“因为我说的都是实话。”

 

俏如来一向是认真的人,甚至在这种时候也是,一双金色镶红的眼睛映着这个人,不自觉的含着执着的温柔。

 

“那真的很美。”

 

闻言,温皇往前一步凑近了他,那双纤细修长的手臂就着环上了他的颈,眼角的笑意仍是那般,薄唇邻近着说着轻声的话。

 

“好了好了,正经人说起情话来还真是……”

 

俏如来看着那接近的唇,垂下眼眸眨了一下,顺势就那麽垂首印了上去,那两片柔软的薄唇轻含在嘴里,还有一点点淡淡的咖啡味……

 

温皇轻笑着拥紧了那人的颈,未想下一刻那人只手揽着她的腰,往下将那双大腿一捞,竟是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环着那人的颈子,凌空失重让她整个贴近了对方的胸膛。

 

此时腿弯还卡在男人的手肘上,真是毫无征兆的行为,她不禁眨了眨眼,觉得无奈试着挣了一挣,虽是说着放,却也是掺着笑意。

 

“……这真是,快放我下来啊。”

 

俏如来却是难得不想顺着她的意思,这个举动本是他突如其来的想法,但现在那英挺的鼻尖轻蹭在那柔顺的颈边墨发中,说着难得任性的话。

 

“……不放。”

 

颈边被蹭得有些痒,温皇偏了偏头,轻瞇起的眼眸,嘴角却仍是不禁弯起带笑,弓起的身体紧绷起来。

 

“……好了,不准胡闹……快放开我。”

 

不想那张面容凑了过来用嘴找到她的唇堵了上去,俏如来一双手臂拥紧怀抱着这和人,含着那薄唇温柔得带了点执拧。

 

“…恩……”

 

温皇眨了下眼睛,幽蓝的长睫忽闪了一下,才仰头去真正回应这个吻,唇舌纠缠得并不躁进,却让人难以就此放过彼此……?

 

……

 

“……就那麽,让我抱一会好吗?”

 

“……好。”

 

……

 

医生5

 

返程时,俏如来握着方向盘偶尔看着反光镜上那名翘着腿,只手撑在下颚,正在看着车窗外的女人。

 

回忆起方才心中不由得满足了很多,嘴角不自觉含着的微笑,真正是心情很好。

 

也就过了一会,温皇仍是看着车窗外的夜景,薄唇轻启了三分,不由得说出一句。

 

“今天的你,大胆了不少。”

 

“……是吗?”

 

“是啊,明明两天前连亲吻都会犹豫不定,今天就敢动手将我抱起来了。”

 

俏如来眨了下眼睛,一面回想起这段时间自己确实足够青涩的反应,手里的方向盘握着转了一个弯。

 

心想这进展……确实有些快了,还未等他在说什么。就听着那人道。

 

“不过,这种感觉似乎还不错。”

 

这句话带着细末的笑意,让本是觉得失礼的人,稍稍回笼了心思,俏如来一贯温柔的声音说着歉意的话。

 

“也是我一时间忍不住,得寸进尺了,你没有打算拒绝,我很高兴。”

 

“恩,确实有些得寸进尺,一个晚上吻了两次,第二次我都有一点反应不过来。”

 

听着这句话,他不禁下意识回想起前面自己的举动,便此时有些后知后觉的面上发热。

咳……不过,他确实是情不自禁。

 

温皇此时似乎也没有在意他的反应,一面说着好笑的话。

 

“真的有进步了,还能知道把舌头伸进来。”

 

听着露骨的描述,那英俊白皙的面上憋得有些通红的,俏如来看着面前的道路想要把注意力转移开来不去在意,又不禁张了张嘴,憋出一句。

 

“……对不住。”

 

“做什么道歉?我又不是在怪你。”

 

那凤目转过来看他,似笑非笑的模样有趣得象是在逗他。“耶,怎么这样就脸红了,还真是年轻人吶……”

 

听着这句话,男人并没有回答她,似乎是真的不知道怎样去回应的默了下来。而后温皇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开了视线接着去看车窗外的星光。

 

久不久才听到俏如来一句认真的话语。

 

“我会尽量去习惯这些事……”

 

“恩,不,顺其自然就好了。”温皇象是随口回了一句,微眯的瞳孔映着这个白发的青年人,嘴角微弯着似乎在笑。

 

“反正你偶尔会因为这样脸红的模样,挺可爱的。”

 

……

 

医生6

 

夜中还有些泛凉。

 

银灰色的车停靠在灯光下的道路旁,俏如来看了眼后视镜中的那张好看的脸。

 

妙曼高挑的身上正披着他的西装外套,只见纤细的手指搭上了安全带,看着半垂下的凤目,他不由得出了声。

 

“等等。”

 

温皇听到他这一声,眨了下眼睛,转过去看他,正对上那双金色的眸,有些暗,却能看到那晶莹。

 

偏低的女声还带着笑。

 

“怎么?”

 

俏如来伸手帮她解下安全带的摁扣,微笑着温柔的说着话,似乎中还有一点点神神秘秘。

 

“把眼睛闭上。”

 

看着邻近在面前的脸庞,这张脸上总是毫不吝啬着显露出对她的爱意。“做什么?”

 

这种坦然到一目了然的表示,也让她从不担心这个人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但并不代表任何事都能在她意料之中,就比如现在这个要求。

 

虽是那么说,但温皇仍是看了一眼这个人有些期待的神情,嘴角微弯着闭上了眼睛。

 

俏如来并没有在她的疑问下回答这个问题。

 

“先别打开眼睛。”

 

安静的夜中,能清晰的听到身侧的车门被打开,过了一阵,有一只手将她牵了过去,侧着坐在了椅子上。

 

“到底是什么?”

 

那只修长的手指带着体温将她额上的发撩到了耳后,有冰凉的链滑过胸前,隐约了解到了对方这个举动的理由……

 

“可以看了。”

 

幽蓝色的长睫轻颤了一下,凤目垂下的视线落在了胸前停靠着的链坠上。

 

幽暗的宝石,透着月光下璀璨的暗彩,复古的银似乎是手工雕刻成一只尚未展屏的孔雀,将整个切割完美的宝石圈在内中。

 

屏羽上镶嵌的一粒粒易碎的幽暗并不算显眼,易碎的垂落了两道银流苏。正贴着胸前。

 

灰蓝色的眼眸眨了一下,再抬起映入眼中的,是隔着眼镜,那双看着她始终是温柔的金色瞳孔,还能看到瞳孔边沿的一圈红。

 

俏如来一手扶着车门,正俯身直直的看着她,这个男人的声音总是很耐听,几近虔诚的温柔。

 

“喜欢吗?”

 

温皇眯着笑了一下,似乎有些感慨。

 

“正气山庄一向没什么负面新闻的俏大总裁这么大的手笔,只是因为我这么小人物,让人看到该议论起来是怎样的奢侈了。”

 

“只觉得很适合你,就买下来了。”

 

修长的手指,正牵过那染着蓝的手指,男人垂下眼眸,将唇印上那纤细白皙的指节,笑着叹了一口气。

 

“我曾经确实认为,为了讨好一人一掷千金的做法,太过荒缪了,却发现真的遇上了一个人……”

 

“……这种心情会让我觉得,倾尽所有去讨好大概都不会够吧。”

 

兴许是这一句话说得太令人动心,她不禁笑得更深了,俯低了身,将那轻声的话语低低的压到那人耳边……

 

细末的距离,几近能将那一缕白发被吹动。

 

“……真让人为难啊,你说,我该怎样报答你好呢?”

 

这一句越渐轻声的话语,稍稍将俏如来撩拨得有一丝面红,他确实是真心诚意说出这一字一句。

 

但后面的事却有些……出乎他的预期。

 

指甲染着蓝的手指抬起,隔着那件白色的衬衫衣料,滑过他略有僵直的脊,就连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也被拿了下来……

 

那双纤长的手臂忽而将他拥了下来,整张脸就这一下,直接贴在了他本是想都不敢去想的那个部位……

 

往后倾倒的弧度,突如其来得也让这个人无法去站立,只能用手去撑在那椅垫上。

 

他有些沉重的体重,让两具身体相贴得更密,但作为始作俑者,温皇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更可以说,那贴在胸前逐渐升温的温度,令这个女人有些失笑。

 

轻抚着那头细软的发丝,偏低的女声有些意味深长。

 

“……那就奖励一下好了。”

 

作为俏如来却并没有对这样的奖励有太大欣喜,反而僵硬着撑着手臂从那柔软的胸脯上匆匆退了出来,急促的喘息声,似乎是被方才的屏息逼得难耐。

 

再抬起眼来,视线因这仅着一寸的距离,将这张温雅好看的面容直接映在了眼中。

 

更是发现了……

 

那双纤细温暖的手臂仍圈着他的颈,从耳鬓滑落的两道墨发,一丝丝叠落划下颈,凤目抹着淡色的蓝,幽蓝色的长睫下,灰蓝色的眸正映着他的脸,嘴角轻浅的笑,薄唇的颜色也是偏淡。

 

垂下目光,记忆中那双唇的触感,让他犹豫着将自己的唇,轻印了上去,几乎不受控制的,去试着浅尝。

 

柔软美妙得让人有些停不下来……

 

逐渐加深的一下一下吮吻……

 

久不久,那双纤细的手臂似乎下意识将他揽得更紧了一些,金色的瞳中尤是紧盯着那幽蓝的长睫下好看的眸,只见那双凤目轻轻眯了一下……

 

“……嗯……”

 

这一声,让那犹豫不定的手指更是胆大了一些,拥住了那有些绷紧的腰背,宽厚的手掌圈握的动作,引得那纤细的腰部扭了一下,不知是在回应着他,还是下意识的在躲。

 

男人手掌摸索着伸入那裙摆下,贴着滑腻温暖的肌肤往上,温皇在这得寸进尺的动作这整个人一抖,抬手匆匆摁在了那结实的肩臂上。

 

未想那动作着的手掌不曾停下,贴着滑过腰腹,五指直接就着贴身的胸衣,握住了那团一手握不住的的软肉,是比自己想象中的……更为柔软。

 

这一下,让那有些低哑的女音,直接打了个转,尾音轻颤得有些溺人……

 

“…啊……等…等等……!”

 

……

 

医生7

 

那白发的青年灼热的呼吸打在她的唇角,着烫的唇贴着落在颈边,啃吻得就连那凹陷的锁骨也未曾放过。

 

压在身上的重量更沉了,柔软的胸脯由着那只修长宽厚的手掌揉握,一双裹在长袜中柔韧的大腿正卡在西装裤之间。

 

车内的温度似乎升高了不少,摁在男人肩头的手指掐得有些施力,才一下将这个埋在她怀中的人推开来。

 

“够了。”

 

那喘息着的气息,眼下染着湿色的红,凤目中却是带着意外的凉。

 

俏如来的神情也并没有多好,那双金色的眸幽暗着将那双被吮得红润的唇看在眼里,沉重的呼吸下,垂下的目光四目相对。

 

那探在那裙下的手指僵硬着一顿,抽了出来。

 

起身的动作还有些匆忙,与这个人平时自持的绅士有礼,都有着意外的偏差。

 

挺拔的身型大步走到不远处灯光下的背影,用力甩了甩头,只手撑着额角的动作,就象是在忍耐着什么。

 

男人强硬着压下心火,那一种被撩拨起来的冲动,几近让他从小到大所坚持的克制,几近破功,到底还是……

 

心中升起的焦虑懊恼得让他不由得想要骂出声,极好的教养又无法让他这样做,只能深吸着夜间偏凉的空气,去平息着自己。

 

……

 

也不知过了多久,风拂过面颊,偏凉的温度逐渐将那股火热吹熄到了一定的程度。

 

俏如来才算是稍稍松懈下了一口气,却仍有些不想回头,抿着唇,他不是对自己没有信心,而是真正生了愧意。

 

高跟鞋踩着脚步声,似乎走到了他的身后。

 

“……是我欠缺考虑,忽略你的感受了。”

 

那偏低的女声带着一些无奈,那双纤长的手臂就这样环住了他的腰,面庞随着这个动作轻柔的贴上了对方的肩背。

 

伸手握住了腰侧的手背,俏如来不由得叹出一声,缓缓将身体转了过去。

 

“没。”

 

双手牵起那两只纤细的手掌,垂目将吻印在指节上,说出的话也是歉意。

 

“这种事……还是要怪我。”

 

“是我忍不住得寸进尺,你的拒绝,是应该。”

 

温皇看着他的动作,凤目眨了一下,叹着话中意味深长的带着笑意。

 

“说到底,还是个气血方刚的年轻人呐,会因为太过的刺激而失控,也是我考虑得不周全了。”

 

“……咳。”

 

白发的青年人有些尴尬,抬手想扶一扶眼镜,却想起自己并没有带上眼镜,只得摸了一下鼻子,那飘忽着的目光错开视线。

 

这一道青涩的神情,也让她觉得有趣的笑出声,垂下幽蓝的睫眨了一下。

 

随着仰面的幅度,薄唇悄然无声,就那么印了上去。

 

俏如来被这一下亲得有些发愣,能感觉到那邻近的呼吸还暖,轻启就着缝隙打在他唇上。

 

“不过……还为时过早,再过上一阵子,我或许会考虑考虑,‘允你’也说不定?”

 

这一句允你,让本就纠结的头脑忽而炸了个空白,他整个人呆在了那里……

 

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愣愣的看着那道已经走得有些远了的纤长背影站了有一会,张了张嘴,才匆匆跟上去。

 

“……我……我送你。”

 

“恩。”

 

……

 

医生8

 

温皇这段时间在考虑一件事,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事实上一贯随心所欲的人会莫名犹豫起来也是比较罕见的情况。

 

啊,她可从没打算将脑袋里突如其来的想法公布于众,更不可能,甚至凤蝶都已经习惯了自己母上的这种特性,也就从不问。

 

让她开始犹豫起来的罪魁祸首,大概就是那个认认真真在同自己谈恋爱的年轻人吧,这天这白发的年轻人比平时有些不同。

 

隔着诊所对外的玻璃,能看到俏如来还没穿上他的外套,只有一身白衬衫与西装马甲,能看到手腕上的手表,就连关上车门的动作都很是好看。

 

与平时不同的地方,大概是手中那一束包着满天星与蓝色玫瑰的花束,这真是让人意外非常。

 

“俏大总裁,这是又从哪里学来的招式了。”

 

女人一双修长的腿叠放在椅子上,身子整个靠着转椅,一副慵懒得躺靠着,纤细的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搅拌着咖啡。

 

“没,只是今天比较特殊而已,能收下我这束玫瑰花吗?”

 

虽然是那麽说但捧到身前的玫瑰花她还是接过去了,咖啡杯放回了桌子上,那纤长葱白的手捏了一下花束的包装纸边缘。“无事献殷勤,理由?”

 

灰蓝色的眸子镶在凤眼里,随性扫了一下。

 

“哦?十二朵,很有心嘛。”

 

俏如来并没有第一时间去回答这个理由,而是放低了声音极尽温柔的去问这个人。

 

“喜欢吗?”

 

“还不错。”顺着回答了一句,温皇却没有因此跨过询问的意思,捧着那占据了她整个怀抱的花束,那双眼睛从绽开的玫瑰上转向了男人那张俊逸的面容。

 

纤细的眉一挑,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示意着对方说下去的表态也让这年轻人说出了他想要说的话。“那么……我可以向医生你讨一个奖励吗?”

 

“说说看?”

 

“……今晚市里要举办一个舞会。”这句话顿了一下,似乎带了一点无奈还有一点向她的期待,这个始终都是温柔的年轻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掌,伏低了身,手臂撑在桌面上,那牵起的力度刚好抵在了男人低下头的脣。

 

“……因爲商业上的要求我无法拒绝,所以想要邀请医生你,做我的舞伴,可以吗?”

 

大概沉默了有三分钟左右,那只纤细的手指抽了出来,伴随着那句出口的话。

 

“花很漂亮。”

 

被拒绝了,俏如来是那么想的,他知道自己的请求很仓促,但不能否认有些失落的事实,不由得叹了气。

 

“我知道了。”

 

温皇倒是并没有所谓的模样将花束先放在了一遍,从座位上站起来的身子走了出来一遍说着话。“唉,你啊,该知道自己身份的重要性,我只是一个开诊所做医生的小市民,这种新闻要因此散播出去,惹得什么人注意起来,作爲我会很困扰的啊。”

 

“……抱歉。”这句话里的歉意却抵不过了流露出的失落的表态,或许是因爲在这个人面前,作爲俏如来自己从未想要假装过什么,交往到了现在已经无法将这个人看作是需要用冷静隐藏自己情绪的对象。

 

这个人走了出来刚好站在了他的面前,温皇今天并没有穿高跟鞋,以至于两人有些明显的身高差让她把面擡高了一些去看这个人,一双手保养得很好将男人的脸捧好了凑上去似乎在安慰着。

 

女性的中音压低得声音婉转腻人,那双凤眼画了淡妆,水盈盈的灰蓝色瞳孔与那金色镶了红的眼睛对上,“好了,记得玩得开心一点,或许能遇上好的适龄对象也说不定不是?”

 

这话说得似乎是淡然得有些无所谓,俏如来却莫名的有些刺痛了心情,表情虽然并没有太多的变化,手指动了动一下,手臂将这个人抱在了自己怀里,这莫名又忽然的行爲让温皇愣是整个人被摁在了男人身前。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一瞬间冲动的力道可能太紧,而会让人有些不舒服,这双拥抱着的手臂下意识的放松了下来,只是单纯的这样抱着,能听到耳边闷闷的声音。

 

“……很抱歉,请原谅我并不想听到这样的玩笑。”

 

“俏如来已经有了医生你。”

 

温皇沉默了一下,却忍不住笑了一声,其实这个问题,她也并不是什么都不想就脱口而出。

但不论是怎样的初衷,这个人的反应啊……

 

“唉,好吧,那就算我错了。”似乎有些无奈着的声音带着怀里这个人将人轻推开来的力道,就象是在奖励他毫不犹豫的话,轻软的脣印在了这个人的嘴角上。

 

这个安慰的行爲却没有让俏如来的心情回转,拥抱着的手臂圈着女性纤细的腰背并没有要打算放开这个人,这个年轻人似乎抱着她开始用他的方式暗示着自己的不满。

 

思路打了个转,温皇的话带着她的随性。

 

“那……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不准,接受任何一个不相识的女人的邀请。”

 

“我不会。”

 

“恩,男人也不行。”

 

“……好吧。”

 

……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