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溫bg】醫生9

俏如來並不習慣參加這種商業上的宴會,一般情況下正氣山莊集團也極少會接受這種邀請函,但這一次利弊衡量之下最終還是選了參與。


董事長史艷文將這一項“任務”放給俏如來去處理,不止是想要讓長子去接觸近日需要爭取的合作機會,還有讓自己的兒子多認識一些優秀的異性。

而俏如來自己現在僅僅想要去執行前者,後者,原本想要將現在自己的伴侶藉此機會公開,但……

醫生似乎對這件事並不樂見,甚至還說出了這會使她困擾,的確,對於普通的市民來說接觸到像他這樣身份的人,會因公開而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他並不是一無所知,但這個私心多少還是存在,希望藉此對外公佈這個人的存在,希望這個人只屬於自己。

他最終還是嘆了口氣,即便交往了也有两個多月,但就現在看來,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始終無法同這個人更進一步的感覺。

明明貼近了不少……或許自己不該那麽蹧進,畢竟醫生也不是小女孩。

暫時性丟掉這些想法,他帶著陪同的兩名部門經理來到這個舞會,但最後仍站在原本位置的只有他一人了。

實際上向他搭訕的人不少,即便按著特殊的規則,帶上了鏤空面罩遮住了上半張臉,但那頭白髮在人群中甚是鮮明出眾。

俏如來也是找了一陣才同兩人找到算是僻靜的位置,然而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同。

這個舞會並不算隆重。

但常年不接受舞會邀請的正氣山莊集團接過邀請函之後,另外幾家大型公司也按耐不住,這個舞會變得重要起來。

當然,這是外界所看待問題,所以為的蝴蝶效應,實際上主角並不是倍受矚目的正氣山莊集團,而且這次舞會的贊助商。

俏如來瞭解這一點,目的很是明確,所以即便他不去接觸更多的人,只要與那名代表人談妥,這項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但他並不知道對方會是誰,甚至連照片都無,給出的訊息只有一個圖案,和一份代表著對方企業的資料,一枚戒指。

戒指上有著與圖案相同的紋路,說是只要帶著这玫戒指就會有人找到他,至於為什麼沒有照片,一個假面舞會即便有了照片你又怎樣看得出是誰?

舉辦這個舞會的,一定是個頗有玩心的人。

俏如來喝著手中高腳杯裏的香檳,不時禮貌的同向他搭訕的人說話。

這禮貌有時候也是一種距離,即便同齡的男男女女可以說上很多,但一旦刻意疏遠,明瞭的人明顯不會自找沒趣的繼續下毫無意義的話題。

這也讓俏如來稍微輕松了一點,最少這裏,很難有想要給他留下不好印象的人。

當然……

“嘿嘿嘿!俏如來,真是難得啊你竟然會出現在這種場合里,是聽長輩的話要借地相親了嗎?真是讓人感動,我以為你工作勤快得都不打算找對象,跟出了家一樣。”

肩上硬是被人拍了一下,該來的總是要來,俏如來嘆了一口氣。

從身後跳出來的人是公子開明,是他曾經在魔世接觸過的人之一,自從回到國內之後,修羅國度也後一步向這邊發展起來,雖然還是剛起步,但在國外的知名度讓這家分公司走得還算有聲有色。

“策君,你多想了,俏如來這一次真正只是公事公辦而已。”

“別這樣嘛,我這可是在幫你,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你也不想總被推出來相親對吧,我這有一個人選,幫你一勞永逸免謝。”

說著公子開明也不介意的摁著俏如來的肩頭將人往一處轉,說著就指向不願其中一名帶著黑色羽毛面具的女子,那女子站在那正同人在聊,並沒有看向這邊。

“吶吶,你看多水,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而且還是暗盟那邊的法人代表,不用說你也栽我說的誰了……”

“策君。”打斷了對方喋喋不休的牽紅線,俏如來最後還是不得已的明示出了自己的無奈。

“魔伶小姐確實是一名很優秀的女子,但俏如來已經心有所屬,還請今後不要再說這件事,這對我們都好。”

這下換公子開明一驚一乍了,放開摁著這個人的手,隨手把身後的巴椅轉了過來往上一坐。

 

“哇哇哇,你上一次可不是這樣回答我的,這才三個多月而已,怎麼連說辭都改了一套,不是說你不想談戀愛嗎?”

“我當時並沒有說謊,也確實是這樣想,但就算是俏如來也不能保證從始至終一成不變,也只是在之前沒遇到適合的人而已。”

“你倒是甩得輕松,這些話不會是為了讓我轉述,勸伊死心编出来給我聽的?”

“你該瞭解,對於我來說更不需要為此而騙人,不是嗎?”

這一下卻不再是他的困擾,而是對面那個一直在同他做媒人的公子開明。

“哎,你這讓我怎樣同對方交代,我可是打了賭你還是會說不想談戀愛,現在你害我要白白替人家打工兩個月。”

俏如來好笑之餘也是想要安慰這個人,公子開明一向不按常理出牌,但也並不至於阻礙到他什麼,腦中想了說辭。

但下一刻他卻無法說出什麼。

只因為出現在視線中的那一抹藍,那裙尾璀璨得讓他想起了什麽,一閃而逝的身形令人熟悉得讓他一瞬間的愣神。

等回過神來他已經伸手摁開了擋在身前的公子開明,那雙金色的瞳再迴轉,是友人挑著眉對他揮著手試著喊他。

“喂喂喂,回神了,是看到什么这一副丢了魂的模样,是看到美女还是看到鬼了?”

“……抱歉,策君,失陪一下。”

 

在對方詫異眼神中,他有些匆忙的往最初他看到那身影的位置走去,這是一種直覺,即便他此時此刻根本想不到爲什麼這個人會在這裏。

 

直到站在那個位置,縱眼觀向四周卻全然看不到他所想的那個人,俏如來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看錯了,畢竟她根本沒有理由會來。

 

這是第一次因爲這樣的事情而忍不住失落,對於他來說這是第一次,等他一步步走到了陽臺邊上,視線仍不由自主的在人羣中遊離,一時不慎撞上了身後的人。

 

才不禁得一邊道着歉一邊轉身去扶。“抱歉……”

 

女人接過他的攙扶站直了身體,因爲踩着細長的高跟所以在這一撞之下稍有不穩。

 

妙曼優美的曲線,被一身旗袍式的晚禮服勾勒着,大腿岔開的線能看到這修長好看的腿彎,裹着湖藍色的紗,拉長的裙尾漸變的顏色就像一隻帶着鱗粉的蝴蝶。

 

他已經說不出接下去的話,視線接觸到的,那是一雙他熟悉的灰藍色的瞳孔,鑲在眼眸裏被幽藍的睫遮了小半,勾勒着蝶翼的面罩攏住了三分之二左右的面龐卻仍可看得出輪廓。

 

女人墨色的長髮如瀑從頸邊滑落,古式的銀簪,手中還拿着輕便的女式包,話語帶着醇厚的音。“是在找什麼?”

 

俏如來看着這雙眼睛猶豫了片刻,手指帶着一點遲疑着伸了上去,似乎是想要摘下對方的面具,這個舉動很是失禮,甚至可以說是未曾得到對方的允許而擅自的行爲。

 

但這種感覺讓他不想要去忍耐,就這樣放任着自己去探究他想要知道的……

 

對方並沒有讓他將這件事繼續做下去,纖細的指裹在蕾絲的手套中就這樣握住了那隻伸上來的手,她說着的話輕佻悠遠得幾近融入了舞會中那彈奏起的樂章,美妙非常。

 

一點點笑意就像是在調侃,淡薄卻意味深長。

 

“……連問都不問就想要摘下女士的面具,這可不是一名紳士該有的行爲啊,俏總裁?”

 

……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