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溫bg】醫生10

一句話任著女性偏低的話語婉轉繞耳,他愣是看著對方纖細的手指放開了他的手,那裹著蕾絲的觸感卻意外的細膩。

身邊的人影在此時此刻仿若失去了本該有的顏色,視線中只襯托出了這一抹藍,出眾得讓他下意識摩挲了一下接觸過對方的指尖。

俏如來看著這雙灰藍色的眼眸,由著那帶著笑意的眼角洩露出意味深長的眼神,他並沒有說話,而是在這對視中沉默了大約一首音樂的時間。

才說出了遲疑在口中的話。

“我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尾音還有一絲細微的打顫,這份細微的緊張感確實讓對面的女士笑出了聲。

那隻伸開的手正放在他的面前,剛好音樂頓止下來,這一份安靜讓俏如來清晰的聽到了那薄唇輕啓的話語。

“當然啊。”

雀躍的心思竟也在此時湧上心頭,那發自內心的心緒讓他情不自禁的笑得溫柔,修長寬厚的手指意外的白皙,正接住了那雙纖細的指。

接觸的絲滑讓他出聲,做出的動作更像是一次忽然的悸動。“請恕我失禮一下……”

牽起的手指,讓俏如來禁不住跟著俯下了身,唇順著這個動作印在了那裹著蕾絲的指節上。

面前的女人面上被那半面的臉罩遮住了大半的面容,那雙眼眸映出了這個人的身影。

剛巧音樂響起,她往前一步正近了男人的身前,臨著耳邊的音還能聽出笑意,低得只有兩個人能聽到的音量。

“有許久未跳過這種舞了,若不小心踩到你了,我可不會道歉?”

俏如來牽起了那隻手握在手中,後退一小步讓出空隙的位置,一隻手握住了女性纖細的腰肢,隔著一層絲綢的質感柔滑細膩,足以讓人愛不釋手。

也許正是這個氣氛太適合說低聲的話,只餘下了這些輕得只有兩個人能聽得到的字句。

“其實我上一次請女士跳舞,已經過了很多年了。”

“所以這幾年你一直在請男士跳舞了?”

“……當然不可能,雖然那一次是在幫小妹應酬。”

“那……這一次又是什麼呢?”

“在宴會上,請喜歡的女性跳一支舞?”

……

隔著不算很遠的餐桌上,公子開明握著一杯剛倒好的香檳,津津有味的同身邊於他一同聊起的女士說著活躍的話。

“氣質身材九點九分不能再多了了,多一分怕伊驕傲,怪不得從剛才就系神著不想跟我多話,果然是俏如來,眼光那麽高還真讓伊遇到了?”

“恩?你說什麼。”這是剛拿著餐盤過來的闇盟法人代表,女子面上還帶著黑色羽毛的面具。

“我是說啊,羨慕嫉妒恨起這個人的天運了,簡直什麼好事都讓他碰上。”

公子開明搖著頭像是在無奈的同她說著話。

另一邊的身影,銀灰色的髪梳得柔軟蓬鬆,於別家不同的是女子並沒帶著上臉的面具,只有紋花面紗一張,與眾不同卻半點不顯得唐突。

仿如這就是她,一字一句說的平緩溫和。

“所以,策君你是輸了。”

“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就不想同聖弦主你這個聰明人打賭,連給我矇混過關的機會都沒。”

“所以你到底看到了什麼?”這是仍在不明所以的魔伶。

“恩恩恩……說出口,怕你會生氣了。”

“那就別說出來了。”

“誒誒麥這樣嗎我真正想要說給你聽,封死我的興趣真是太殘忍對魔了。”

“好,那給你這個機會,用你最簡單的用詞總結一下。”

公子開明聽著話意味深長的從上到下掃著女子裹在長裙裏輪廓,停留在那挺起的胸口上。

“哎呀呀……我的公主你從起跑線上就輸給情敵了,雖然這句話我是十分千分萬分不想要說給你聽……”

“……什麼情敵……不對,你的眼睛在看哪裏?!”

“哎呀哎呀哎呀聖弦主救命哦!”

……

评论(5)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