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溫俏】譯琴(楔子)

——這是一把九連環,環環相扣的最後……
更是一把鎖。
而你又是否做的到,解開所有,甚至成為這把鎖匙?
去開啟被塵封的一切。
再次選擇,那不倦不休的路。

【楔子】

奔跑著的腳步,從模糊到逐漸清晰起來的視線。

他不由自主的回頭去看,看不清身後追逐的究竟是什麼,卻沒有停下那疾奔的腳步。

這……滿心頭的情緒,竟像是緊張,緊張到幾近壓不住慌忙的心情?

耳畔嘈雜的聲響就像呼嘯的風,只能模糊的聽到身邊同他一起奔走的人,這麽告訴他。

“……沒……時間……”

那是一個今他陌生,也隱約模糊的聲音。

就像陳舊的錄音帶。

他認得出這是個女孩,一身紫衣,身影也讓他備感熟悉的女孩。

就像一個猛然升起的,不好的預感。

隨著忽而被塞入懷中的長狀物體,隔著布巾還能透過那微涼的凜冽。

他甚至能感受到當時的自己,升起的情緒更像是突如其來的愣。

驀然駐足的腳步,是又一次轉身,他不由自主的開了口,卻聽不清自己究竟說了什麼。

“……鳯……姑娘……!”

斷斷續續,只能聽到隻字片語,不論是對方,還是自己。

“……主……就拜託……你了。”

字句中那決絕,竟是他怎樣都無法去心平氣和接受的沉重,幾近壓住那跳躍的心口不能緩過來的呼吸。

握住手中那物體的力道,堅硬的物品硌住手心,這個力道大概會讓人緊得發疼。

“……快……啊!”

那看不清面貌的女孩,就像是一個著急將他往前推了出去。

此時的他不知為何硬是壓下了那股接近麻木的難過。

再轉身嚮前,所迎面撞上的撲面而來的氣牆與退了半步的腳步,再難前進一分,令當時的他驚訝不已。

“……還……得了嗎……!”

下一刻胸口中了一掌,那雄厚的內勁讓他越發沉重了身體。

胸前連帶那一層布巾也碎裂開來的東西……

那是……一把劍?

他直直的盯著那爆裂開來的碎片,吶喊著,就連被一起被震飛的身體,鮮血飛灑的自己,都在此時顯得微不足道。

“不可啊……!”

瞪大的雙眼只能緊緊盯著那散落的碎片,彷彿這一刻的自己失去了什麼,再也填補不了這缺失的部分。

甚至能感覺到那時的自己仿若被一只不可違逆的手掌生生掐住心臟,疼得幾近壓過了所有。

只有溺水一般的,那錐心的疼痛,痛得大腦盡是空白得不由自己……

而這最後一句,竟然是他從始至終,唯一能聽清的字句。

金色的瞳孔猛地從睡夢中睜眼,史精忠沉重著呼吸,那只手掌下意識的摁在胸口上。

史精忠能夠從自己赤裸的胸口上,感覺到肌肉的起伏,感受到心跳是怎樣的震耳,就像要跳出這整個胸膛。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平緩下來的呼吸,和逐漸從那感情中抽出自己都讓他慢慢去回神。

再眨了下眼睛,將模糊眼前的水霧聚焦起來,轉頭去看窗外。

但此時的天還是暗的。

他才緩緩抬起自己的手指,摁在身邊的手機上,隨手點開的光亮讓他偏頭去看屏幕中的時間。

03:35。

所以,這是個……夢?

也太真實了。

真實得讓他難以相信,這僅僅只是一個夢而已。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