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岳青山色,閒雲野鶴間。

是青云顶上观下岳,还是峰上仰目视长天?云观岳,岳观云。

【數碼寶貝tri】保護。(天使獸&天女獸)

別問我,我只是看完新一項被這對童年男女神蘇得少女心得不行,手癢。【眼神死】
——————
倒數時間已經結束。

身體受控得不能自己的感覺,滿滿消退,滿目的數據字符開始著翻新。

重啟並不是一瞬間的事情,重新整合數據修改數據都需要一定的時間。

身為天使疫苗型數碼寶貝。

數碼寶貝世界的守護者一般的種族,對這個世界的改變異常敏感。

當意識重新接管了自己的身體,天使獸第一是感受到了這整個數碼世界帶給他的變化。

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像其他夥伴一般徹底定格在那一刻,一秒,等待著被瓦解重鑄。

不由自主的抬起的手掌,十分有力,隔著這與生俱來的面具,他能直接看到自己的手掌中閃爍著呲啦的數據衝撞。

“……”

衝出阿武的懷抱,再然後呢,自己做了什麼?

將手中光明的長棍打在了想要守護的夥伴身上。

將有力的拳一下一下對這些人用出。

自責,難過,痛苦,難受,這些最單純直接的情緒徹底籠罩著,身為數碼寶貝比起擁有血肉之軀的人類來得更純粹。

握緊了自己手中的長棍,天使獸此時此刻仰著頭,莫名的只想要宣洩著自己的難過。

“…啊……”

不知道過了多久,耳邊幽幽的傳來了一聲吟,像是被鬆開禁錮那般的鬆懈?

讓他轉頭過去看到了那個同他一樣被定格在天使形態的夥伴。

擁有女姣好性型容的數碼寶貝,和她的數據一樣,數碼世界中如同女神一般存在的物種。

此時的天女獸就像是手腳無力得沒辦法支撐她自己,跌坐在這個數據空間之中,漸漸的梳理起自己的記憶映像。

羽翅就像一片片柔軟的花瓣攏住了她,聖潔得沒辦法讓人輕視這高高在上的天使。

但天女獸自己卻好像完全意識不到自己現在楚楚可憐的模樣,面具蓋住了她大半張臉,看不見表情,只剩下那紅豔的唇輕輕抿了抿。

似乎在安靜的接收這個世界带给她最後的訊息。

要結束了嗎……

意識到了這允許她自由活動的最後,只不過是這個世界能給予身為這個世界的守護者一族的天使型數碼寶貝,最後的一點點補償。

而她身邊還有一名天使。

這是天女獸忽然意識的事情。

猶豫著還帶著一點疑惑的想要看去,卻被壓在背後的重量,驚得愣了一下。

緊緊抱著自己的雙臂,收緊著攏緊胸前柔軟的地方,讓她不由得伸手去摁著那手腕。

耳邊臨近的頭顱帶著一声一声壓著情緒的音,明明是可靠的男性天使型數碼寶貝。

“天女獸……”

“……對不起……對不起……”

重複著的字句沙啞的音,就像感染了這空間中流竄的字符,天女獸安靜的任著對方擁緊自己的力道,莫名的感覺到類似於對孩子的心疼。

抬起的手指輕盈得溫柔,輕輕摁在那如她柔軟的金髮上揉慰,就像獸類的安撫那般,臉頰輕蹭著,溫柔得就像她所屬的孩子所持有的徽章。

希望。

那紅唇輕啟著,溫柔的聲音,告訴這個還未至完全體的數碼寶貝,她的夥伴。

“我知道那不是你做的,天使獸。”

“不,是我,傷害了我最不願意傷害的夥伴,我傷害了你……”

溫柔的安撫著她偏執的同胞一般,天女獸拍了拍環抱著她的手臂,讓人放鬆了這擁緊了力道緩緩將身體轉了過去。

她坐在那裏,就像一個神話中的天使,每一個動作姿勢都是那樣詮釋著美麗,溫柔的數據。

那個比她要稚嫩上一些的數碼寶貝,就像是一個痛苦著自己做錯了事的青年,明明成熟体的形態十分健壯,可靠。

而現在那半跪下来在她面前的模樣,難過得就像一個無法原諒自己的孩子。

作為天女獸,她沒辦法看著這樣難過的數碼寶貝,滿心呵護疼愛得想要安撫他的情緒,讓她做出了擁抱這個健壯的男人的舉動。

就像柔軟的擁抱住了那個傷口,一點一點的填補。

“那不是你,被傳染後你無法控制自己,你也不希望那樣,也不想那樣,我們都知道的,天使獸,大家都不會怪你。”

纖細的手指捧起來對方籠罩在面具里的面容,只露出張合著說話的唇部,健碩完美的頸部上是一張英俊的下顎。

或許是完全體的原因,進化更為徹底的天女獸要比其他的夥伴要成熟更多,也要明白釋懷更多。

天使獸握住了那隻纖細的手腕。

“可我無法原諒自己,天女獸,我記得,我揮舞著棍追逐你,我揮舞著拳頭對著同伴,我……無法原諒,那是我!”

天女獸輕輕抬起了頭,輕輕嘆了一口氣。就好像隔著這兩張面具看到了對方愧疚得難受的眼睛里,就像是無奈著想要安撫他。

殷紅的唇,這是一個吻,輕得溫柔。

“……這並不是你的錯。”

就像是被溫柔的安撫所觸動了,天使獸再也忍不住這煎熬的心情,想要彌補,想要將這一切都付出去給他愛的這一切的心情。

就像開裂出,有了一個宣洩口。

讓他緊緊將這個同為天使形態的同伴抱緊在懷裏,那唇一遍一遍的對著那紅唇吻下去,甚至是那堅硬的面具都一一印下。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更像一個小獸想要親昵的補償那般。

“……對不起……”

強壯的手臂緊緊將那具柔軟妙曼的身體抱在懷裏,每個吻摻雜著壓抑的字符,就像要顫抖著徹底哭出來那樣。

“……天使獸。”

那吻印落在了鎖骨的位置才停了下來。

“對不起……”

天女獸聽著那沙啞得感性的音停在了胸前,安靜的任由這個同伴親吻抱緊她,直到最後輕輕的环抱住了這健壯的肩背。

“……不用自責,天使獸。”

“……”

那擁緊著纖細腰背的健壯手臂,連帶著那沙啞的音,壓在了這個女型數碼寶貝柔軟細嫩的胸脯上,那張開的羽翼將兩個人都蜷在那裏。

一雙修長緊繃的大腿,不時蹭過他的羽毛。

正坐在他的腿上,輕得無法讓他感覺到重量,只有擁抱能讓這個數碼寶貝感覺到可以觸碰這個夥伴。

“不,我不知道,要怎樣贖罪,傷害同伴的罪。”

那雙纖細的手臂抱住了他的頸,柔軟得任他抱緊了這具身體。頭輕輕的壓在了他的肩膀上依偎著,任由他擁抱的力道這樣說著。

“……那就拼盡所有,去保護他們吧。”

天女獸在他懷裏,溫柔的說著堅定的話。

“……我們一起。”

手指握著那柔軟的手掌,天使獸低下頭,用盡了全身力氣一般擁緊了懷裏的人,沉穩沙啞的音像是在說著最後的誓言。

“但願再醒來徹底忘掉這一切的我。”

“不會再對同伴揮舞著我的杖,揮舞拳頭。”

“並,用盡我的所有,去保護你。”

“去保護,你們……”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