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溫】是劫11(溫性轉,青蛇背景)

是劫11

“救命哦!”

一聲響徹院房的吶喊,引起兩人不經意間側目,入眼確實熟悉之人身形。

藍白墨髪於俏如來而言,也只見過一人,驚異之間,遙遙而觀,忽而啟唇才出二字。“……是……”

“劍無極!”

這一聲又是另一人喝出,匆匆而至的鳳蝶小姑娘臉上更是擔心,又兩分惱怒。

隨即竟是一聲虎咆入耳,緊隨其後的一抹白越見清晰,血盆大口獠牙凜冽,正追逐此人。

俏如來心中一驚,雖不明卻仍下意識向前一步。

俠裝男子,奔向兩人位置,似乎也是尋得相識之人,俊朗面容已是滿面驚慌。“真是要命!這哪裏出來的大只虎啊!”

俏如來還未及問出是發生了什麼,眼見凶獸近逼在前已不能多做思量。寛臂燦燦伸及身側之人,行跡之刻,更不忘細心聲歉……

“請恕我失禮……”

俏如來也不及去看女子對此是何表態,隨即向那人喝到。“劍無極,上房!”

“啊?啊!哦!稍等一下!”

俠客頓下足步,腳下已滑過兩人身前。

俏如來出聲之際已著手抱起身側著立女子,躍后蹬柱上了屋簷,更躲過撲來的虎爪。

咯噔一聲……

是人足下踩瓦的聲響。

劍無極隨後躍起,手中一伸正握房梁,一個翻身上了屋簷。

“哈哈哈!還是你腦筋夠厲!”

耳聞此言,俏如來卻未看那俠客笑面,耳聞虎咆之餘,不由得心下莫名升起一分擔心,垂目去看那被他抱起在懷中的女子。

忽見淡薄面容因這懷抱,于他肩頭耳畔,近得可聞其鼻息,徒然引得他一怔,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更覺臂彎之中女子身形妙曼柔軟,正停靠胸前,手臂稍稍一緊又以為,匆匆放下更是失禮,稍稍啟齒才乾問……

“……姑娘,你無恙否?”

……就不知此情此景,是否已令女子受驚……?

卻見那名喚溫皇那女子,面色無有波瀾更是平淡,纖纖玉手搭在他肩,如是拍慰那般。

鳳目微垂,出聲幾分隨性低且莞爾。

“無妨,先放我下來。”

……竟也不介意他失禮的行為,待那雙手臂為持平衡抱在他脖頸,貼而落足與瓦。

將人放下時,俏如來已是恍惚,莫名反應,女子就他身前恰恰低他半頭,而現在的位置,心未覺身已動,一雙手掌已下意識把住那纖細腰肢。

已是出聲。“小心。”

那柔軟纖長的指索性拍拍他的手臂,示意他放開。

此情此景,俏如來掌中一蜷,莫名不願或是不放心,才燦燦鬆開手掌。

而女子仿若未聞他言,緩緩坐下屋簷,臨著那貼柱而攀的虎獸伸下一足。那凶獸又是一嚎,響徹耳際。

俏如來心見狀生悸,逐而幾欲著身去阻。“……姑娘!”

女子薄唇輕盈,忽念二字。

“無雙。”

奇也,聞言,那猛獸白虎竟斂下凶像,雙爪仍摁柱身,緩緩呼氣,閉目以頭頂住女子足下?

以身為梯,任其踩身步下屋簷,才著地。

劍無極長大了嘴,你你我我半天竟說不出的準話。

俏如來也是一時不能回神,卻是因入眼之像。

只見那女子,烏髮幽藍落于身前,鳳目平淡如初,窈窕美態不經意示出,白虎伏其身側,頸上挂珠,是親近著輕蹭其腰際。

那雙蔥指,摁在虎耳兩側捻其須髪,再聽是那人輕語,低而繞梁。

“……莫驚擾了客人。”

聞言迴應這句的,是白虎呼聲,竟像是妥協了主人。

那嗔意著面的小鳳蝶也提裙走了過來,抬起小手,敲了一下那足以比得假山的虎頭,音高得嬌俏。

“胡鬧,今天不餵你吃了!”

像是聽懂了這句話,虎獸撇耳嗚嗚模樣,毛茸茸的腦袋又像可憐看著那小姐姐伏底了身,輕蹭她的裙襬。

“……算了。”

……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