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溫俏/任俏任】變數26

——【26】——

“感謝上蒼……感謝神人……真是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眼見那人顫巍巍的跪在了地上,對著虛空合掌磕頭,那神情如是真摯,卻意外顯得……

莫名詭異?

鳳蝶輕皺著眉心,卻不是只知感懷不明事理之輩,她張了張嘴,將這句他們為什麼要抓你這一句生生打了个转。

嗯……

“虎兒哥,你……你先冷靜一下,我們……”

說著她抬臉看了一下現在的處境,那四壁圍牆的牢籠。

“還不能這麽歡喜。”

幸是跟在主人身邊久了,就連思維也接近冷靜得比常人更能拓展,腦中想到的詢問出口。

“虎兒哥,你先告訴我,他們抓你的時候,是在什麼情況下,期間又說了什麼嗎?好知道他們為什要抓你?”

聞言那男子愣神,面上的污漬也沒擦去,口中已經燦燦說出出斷斷續續的回答。就好像一時間想不起。

“……我……我也不知道……”

“只知道當時我才砍柴,要回家,先跟隔壁賣菜的花仔買了兩條魚……”

“突然就有人喊著魔兵來了,阿花連錢都沒跟我拿,拿起魚簍就……就跑了……”

“我也在跟著跑……一路上魔兵追著砍……”

“慌得腳不知道怎麼的,突然被絆了一下,只記得身邊全都是屍體,然後就被抓住了……”

“魔兵……魔兵說了什麼?”

想到這他挠了挠頭,皺著一張臉想著,突然一拍腦袋。

“哦對,當時抓著我就問,他是不是這個村裏會算命的,我記得自己當時慌得想搖頭。”

“懟了!他不是問我,是問另一個,那個人哭著喊著指著我說,是,他就是那個艾虎,巫教出來會算命的艾虎!”

聽到這裏,鳳蝶莫名睜大了眼睛。

所以他們為什麼要抓巫教的人?

這是第一個問題,鳳蝶張了張嘴,一時間說不出話來,又聽著這個人說。

“然後……然後我就被抓進來了……”

說到這他的話語逐漸抖了起來,只差雙手抱住頭,又像是想到身邊還有一個女孩又撐住了被恐懼懾住的心情。深吸了兩口氣。

“小蝶啊……你不要怕,阿兄也不怕,想辦法,我們想辦法逃出去,一定有辦法能逃出去,你,你放心!虎兒哥在這。”

看著那張黝黑得強在鉄牢里撐出一張笑臉的男子,鳳蝶抿了抿唇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答複他。

才回到。“我沒有在怕,只是我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抓我們的原因了,怪不得第一時間找上主……找到我。”

“啊?”

……

嘩啦的石板挪動的聲音,伴隨的是又一聲尖銳的罵,大概又是一個人被帶到了這裏。

“走!快進去!”

那鐵鏈摩擦的音,和被推動走在實地上的聲響,讓人不由得打顫。

在那前路的魔兵,轉角處露出一張面具,便聽到了牢籠中的喊聲。

……

“我不是……”

“……我真的不是巫教的人,求求你們放我出去!”

那跪在地上抓著牢籠的人滿面驚慌的,聲音都是啞的,卻引來了魔兵的目光,眼睛中的綠光掃過牢籠中兩個人……

鳳蝶還是縮在那裏,一聲不吭的坐在地上。而喊出声的就是那個自稱普通人的男人。

打開的牢鎖,帶著冰冷刺耳的聲音。

“你不是巫教的人?”

忽而插入了一句。

“他不是。”

女子的話在整個底下牢房里鮮明入耳,冷靜得就像是隨口的一句。

“他不是巫教的人。”

“巫教早就滅了,剩下的一兩個而已,你們抓的,只是普通的村民而已。”

打開的牢籠伴隨著男人睜大著帶著期望的眼睛,和說這話的呢喃。

“我……我家中還有生病在床的老母親,求求你們!”

“還有……還有兩個孩子,我的妻子在等我回家……!”

聲音啞然而止,伴隨著這刺眼的刀鋒卻是四濺的血水,從喉嚨的斷裂處噴湧而出,倒落在地面的頭顱滾到了鉄框邊。

身體也倒下。

“那就不用留著了,礙事。”

突然響起棵棵的笑聲,就像石頭擦過了牆面的刺耳,而鳳蝶看著這一幕腦中響起一陣嗡鳴。

彷彿在兩個時辰之前的那一幕還在眼前。

‘……哦哦,好,虎兒哥先出去,等出去以後一定會找到人來救你!等哥啊!’

……

耳邊又是那魔兵拽了鎖鏈的聲音,跟著沉重的步伐押進來的人,讓鳳蝶睜著眼睛有些呆滯转了过去。

那聲音輕輕的顫了顫……

“兄……兄長?”

一頭熟悉的紅髮,再也不能更熟悉了。

那魔兵還在拖拉著屍體,而被喚了一聲的男人本是被兩個魔兵押著推向前,也是抬起了臉,面上本是沉穩的表情,五官剛毅,見到她也是一個驚愣。

“……鳳蝶?”

……

冽風濤被關在了那才死過人的牢籠中,依稀可見身上還帶著戰鬥過的傷口,鳳蝶靠在牢籠的欄杆旁似乎想接近他,去看那傷口。

夾著枷鎖的男人已經平下了呼吸,面上幾道血跡沒有擦過。

“所以,他們這一切都是為了抓到巫教殘存之人嗎?”

“……我也……不知道,目前為止,我得到的訊息只能得出這個答案……只是兄長,你又是怎樣被抓住的?”

“中原,向苗疆和海境,集結了一些兵力,我加入了……”

這低沉的音,讓鳳蝶聞言先是一震,那所想到的事情,讓她抓著鐵牢的手指握得用力。

“……什……什麼?!”

……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