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溫俏/任俏任】變數29

——【29】——

草木清幽,舉目盡是青山綠水,或是那風動得太輕了,鳥叫得太悅耳。

一點人氣也無。

山洞就掩蓋在這滿目青苔藤蔓之中,幽幽可見內中無光的幽暗。

他的師弟,還有那個人,都很聰明。

聰明到就連地上的草木都保持著原有的姿態,不見一分摧折,根本不像內中有人的模樣,這一片葱葱郁郁,也足以混淆視聽。

但也並無太大用處。

“動手吧。”

眼角一抹硃紅,是男人的睫,低沉的話語是一個指令,而站在不遠的魔將一身戎裝,抱著手臂,一個抬手。

一旁魔兵一個接著一個山洞周邊的草木砍下堆在了洞門前,也就一會已經堆到了半個山洞的量。

一包造以狼煙的硝石被丟在那裏,緊接著是一個火把。

逐漸焚燒起的火焰映著那金色的眸,一陣一陣濃郁混濁的煙霧,被刻意搧入洞中。

“你就確定他們沒有第二個出口能出?”

“你對人世的山脈不曾接觸,但這土地的岩石質地應該摸得出,這種頃下的地穴就算真正有第二個出口,也足以,因為這泥石的鬆軟而塌陷,徹底封死。”

魔將捏碎了手中一塊岩石,摩挲在手中的沙土也證實了男人的說法。

“可惜,不是生擒的指令,可以把地穴整個炸了。”

……

燒得碳色的木畫在青白的石上,俏如來搖了搖頭,說著。

“雖然依照魔兵的速度,要從推測駐紮之地,行進到這裏,還需要一定的時間。”

“但並不足以能讓我們逃脫抓捕的範圍,不能貿出。”

那一身藍衫儒衣的男子,隨手丟給他一塊薄餅,在人接住的那一瞬,溫皇自己也掰開了一塊。

低沉的音平靜得聽不出任何情緒,更像是習慣了這種處境。

“你我二人先保存體力。”

“行軍者,多以硝煙霧霾逼出洞中走獸,以便安排駐紮,不出意外,我們第一個,要應付的,就是這狼煙。”

“洞中有水,以布葛淋濕纏鼻口,應該還能堅持。”

俏如來循一複述了這第二點,思及又歎了一句。“但終究不能算長久之計。”

溫皇不緊不慢的吃下一口,咀嚼間咽下,才道。

“該慶幸,這洞中可非是我們二人為客,或許,該麻煩一下這裏的‘主人’們了。”

……

焚火的木噼啪作響,魔眾已有些不耐,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逐漸入耳的聲響……

更多的是加強的戒備,兵眾緩緩開始圍上了這洞口,舉起的刀兵對著這幽暗的內中,聚精會神。

因魔將逼視,魔兵更不敢有一分懈怠。

臨近耳畔的聲響也讓魔兵逐漸振動,其中有者迫不及待的嚮前是要喊出什麼。

響起的音確實一聲接著一聲的尖叫,那撲入眼前的,是幽暗的鱗片唰啦唰啦的前進撲滅了火焰,嘶嘶的蛇吐。

一隻一隻纏上了魔兵,毫不留情的絞盡鑽入,就算是尖叫的逃跑也躲不過那撕咬。

“這是什麼?!”魔將見此舉刃斬下撲面而來的蛇身,後退一步躍起,面色不改的站在了樹上。

而雁王早已踩在了樹枝上,面色不曾動搖一分,隨口回了他一句。

“蛇吧。”

“我問你這東西為什麼會在裏面!這個洞根本住不了人!”

從洞中逃奔而出的,是毒蠍於長蟒,甚至根本認不出的毒物,底下的眾魔逐漸被撲滅蠶食。

雁王一個挑眉,像是出乎意料的看著這一幕,又不算出乎意料。

“你們主上要的人,可是比這毒物還要毒上幾千幾萬倍的蠱……”

話了,他隨手以手指在前,做了一個噓聲的姿勢。

“注意聽來,人……”

“出來了。”

隨著他的話,魔將滿面陰沉著,轉頭去盯著那個洞口,握著樹幹的手指逐漸緊扣起來,才松。

欲起足下地。

“……止戈流,真陣,啓!”

魔將欲起的腳下忽而遏止,伴隨著那一令魔心惊动魄的字句,便是掩在洞中的招。

“初式,十劍山河蕩狼煙!”

臨著洞口的光華大展,那璀璨破開了遮擋的煙霧,臨空而至魔眼前……

偏是針對于那踩在樹上的魔人!

……

————
大概後面沒空在外面貼了,有興趣跟文的小夥伴們,加群吧……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