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溫俏/任俏任】變數35

——【35】——

沒有得到一句回復的男人,也並未止下那對魔人而言可謂荒誕的推測,搖著的羽扇一字又一句的送出了自己的言辭。

“若不出我所料,公子開明迄今為止,除了派出你們二人追捕溫皇,並未出手介入更多。”

“他的目的,真正是溫皇?還是想要……”

“想要你們二人蠶食競死,一個不剩。”

弒天明莫名感到一股焦躁,卻說不清是因為這個男人毫無根據的批斷,還是因為那由心而起的心悸?

手指不經意在背後摩挲著,他沒有變動聲音。

“魔族的生存之法,便是弱肉強食,競死這兩個字,無非早有覺悟,死則無用,活到最後的,才是勝者。”

“而我,贏了。”

掌握成拳,這四字慢而有力的吐出,弒天明的眼神莫名在這堅定下更為犀利,微瞇著頷首。

“你又覺得這種毫無根據的說法,能達到你的目的?”

又聽那人一笑,搖著頭的模樣透著一股難言的氣質,如是胸有成竹。

“耶,非是我的目的。”

“而是你們策君,想要的目的。”

“就現在看來,伊,達成了。”

那低沉的話語,任他延長的尾音,頓止在此,未聞對方聲響,又續。

“要以吾之見,調遣你們二人抓捕溫皇,這不輕不重的任務,真正的目的,非是表面上的圍捕,而是,讓你們兩人互爭不服。”

“也正因血魔師,於你,互為一族之主,必定存異不合。”

“也使得俏如來得此機會,趁機誅殺一人,而你,自在這一場角鬥中,更以為勝者。”

魔人聽著他的話,微微蹙了眉頭,尤是最後這一句。

他忽而咧開了嘴角,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哈……”

“就算你所言是真,那又如何,縱是蠶斗之局,到了現在,贏的人還是我!”

他大手一揮,那長袍隨這一下掀起,在這一眾魔兵的襯托下,如是君臨,睥睨所有。

“任你擺弄唇舌!是吾胜劵在握,才不急將你收關,不然你以為,你還有這麽悠閒於吾論來?”

那墨髪的男人漠視著,仿若事不關己,止住了搖扇的動作,他負手而立,接下去了這句。

“你口中所說的策君,既然不急抓捕溫皇,又為何繼血魔師之後,匆匆允你一名不得底細,甚至居心叵測的人族?”

“誒,難道你就不曾想過……”

“甚至那一名不下你們策君智慧的人族,讓伊以人族之身,叛助魔族。”

“行為至此,僅僅只是因為你們的策君,一句輕易調遣可得?”

又像是思及什麼,無奈對方不願迴轉的思路,添了兩句。

“你可知,人世有句古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你真正以為……”

“那名人族,真真只為了牽制俏如來,而受你君之邀,助你‘一臂之力?’”

說罷,他笑了一聲。

“哈,這想法,未免太過單純了。”

聞言弒天明沉下了一張臉,那放大來的焦慮壓過了心頭,生生被他掐死,卻止不住那話中的促緊。

負在背後的手掌使力抓握在背後,拳頭不意間,咯噔了一下。

“魔族擴展疆土的大業未至,區區抓捕一名人族血脈,就值得策君捨棄這兩名大將作為棄子?”

“你句句荒繆至極的說辭,根本不足可信!”

在這一聲不耐之中,一旁按兵不動的魔兵,將身圍了上去,就在舉刀之際……

“……而這滿口胡言的挑撥離間,也足夠讓人,失去興趣了。”

話了,又見那人語中含笑,更是摇首。

“哈……你不是好奇,吾之所以無畏的,究竟是什麼?”

“吾現在答你吧,溫皇所憑依的,不過是一個謀奪天下之輩,借其主之勢競逐人間。”

“再逐步誅殺元邪皇足下一名名可用之將,這足以顛覆整個魔世的起始……”

“這徹底翻盤,一統天下的野心。”

一瞬息的靜止……

“……至於你嘛,區區廢去這兩名,‘非我所用’的將領……”

“也不過,足下基石罷了。”

伴隨的是魔眾的失控,喧譁不止!

……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