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岳青山色,閒雲野鶴間。

是青云顶上观下岳,还是峰上仰目视长天?云观岳,岳观云。

【俏溫俏/任俏任】變數36

——【36】——

這一番話使得滿面陰沉的魔一個怔然,驚駭的言辭也讓弒天明生生大退一步。

腦中萬千思緒混亂串聯一起,卻因耳畔突而升起的嘈雜……

猛然拉回思路,察覺了那詭異的目的!

逐而喊出一句。

“胡言亂語!亂我軍心者,其心可誅!”

匆匆自掌中所化旋刃,劈空而出,直逼那人!

“眾兵,隨我拿下!”

……是要斷掉男人不緊不慢的話語,未及尚未反應過來的魔眾回神。

偏見那於羽扇自那手掌憑空旋起,華光萬千下,兵刃相撞!

鏘聲響刺耳,伴著藍衣者踏后一步的腳下……

眼見那人掌中握緊的長兵厚重,寬刃斂鋒,複雜的紋路整齐划一平鋪于上,劍格處猶有藍白水天之畫……

這是一把青銅劍,也是足以烙印在魔者眼中的驚慌!

“……不……不可能!”

那雙抬起的眼眸是那不能掩蓋的堅定,一如盤石不倒的強硬。

“……我說過,如果你能聽進我的話語,或許也不至……”

那口吐的話語已換作足以魔者畏懼的音色。

“不能,回頭。”

魔人持兵的手臂驀然一震,便得讓這個人有了可趁之機,翻掌間手持長兵撐刃一挑。

嚓拉一聲,星火刺目,一瞬及逝。

寒芒之後更顯露出那張神色剛毅得讓人可感過目不忘的面容,變動的神態舉止,彷彿褪去了這一身不同,正顯露出那五官上的差異。

正是,俏如來!

仍為藍衣墨髪的男人,手持的銅劍,撩劍一收在身前……

出聲道出五字!

“止戈流,開陣!”

這轉變的瞬間,起陣之及!菱壁大開!

璀璨光華籠罩整個空地,魔眾不受其威,足下戰慄,更甚者倒地。

弒天明強受這克魔威逼,悶哼下抑住腹腔升起的翻江倒海,內息逐漸壓制在身,不至紊亂。

他旋刃持在掌中,那雙眼緊盯陣中之人,怒斥一聲。

“中計!你是俏如來,那神蠱溫皇去了哪裏!”

俏如來卻沒有再回他一句問話,藍紗挾勢而紛……

劍陣輪轉間叮鈴一聲,陣出萬千銅劍之影!

“止戈流,星流!”

震驚之下,魔將斂神以待,魔輪投擲而起,嗡嗡作響……

華光如翼遮天避目,更大喝一聲。

“……复影翳天!”

凌空相撞之招,餘波皆臨波及兩人之身……

俏如來蹬蹬而退,嘴角一抹硃紅任他抬掌而拭,招式卻不曾停過一分,心道……

要留下這魔人!

不得令其回神,他硬是嚥下口中血腥,足下踏塵而至,更是一踢地面,躍身向那魔人……

反觀弒天明身受克魔之招,鮮血自口中噴湧,血灑滿地……

便是戰修羅也無能輕易對上未完整的止戈流,而自己已是勉強應對!

更知不能強拼此招,心下慌极,武者之心更沉,不得恐慌,唯有,找準時機……

忽而,面前劈下一刃,睜眼驚人,掌中一接此兵,氣勁至手臂壓下。

這逼近的距離也令弒天明看清了這個人,被刻意上妝卻依稀可見本人五官的面容。

該死……!

旋刃呯嗙對招於劍,而那劍于人手中更沉橫劈豎砍不甚熟路?!

俏如來瞳應一掃,巧見忽出破綻,長劍抵尖而出,至刺魔人胸口,翻挑之際,更以刃突破旋刃格擋之勢!

“喝!”

弒天明心驚之下,是不如他所願,旋刃瞬間脫手掉落,足尖狠狠往上一踢刃柄,高旋之刃,正砰然撞開劍鋒!

而寬刃受其一撞,俏如來足尖點地,後撤而躍出,恰好留出一招之距……

劍陣再鈴,墨狂錚錚震起,則見俏如來凝招在手,身後展開萬千劍鋒于空盤旋凝做一柄,耀如天日!

聞起大喝一聲。

“止戈流!日隕!”

嗡鳴一嚮,銅劍射出一輪燦光奪目,更逼迫魔人。

此情此景,亦讓弒天明突下決心,行以極端!

掌中旋刃炸起,一化三,三化成九,環身盤繞,光芒萬丈盡斂于手中結印,這盤旋之氣外放。

“額……啊!”

四周魔兵正至恍惚,受其攏入,皆擋在身前,是要阻那一擊?!

“复影,截洮浪!”

極招相撞,鮮紅著暗,止戈流劍陣生生在這一場足以堪稱自爆的威力下,脫離使術者之掌控!

突然炸開一圈凶勁,華光刺目更徹底照下這一片劍陣之中,屍骸亂擲!

魔兵哀嚎,大片震飛當場!

劍陣褪去……

仍著藍衣墨髪的男人,身不受控的退後一步兩步三步……

手中墨狂硬是咬牙翻掌插入地面,嚓嚓將土地劃開一道,塵起飛揚。

俏如來嘔出一口腥血,視野自光華中凝聚,再望四周。

只餘下一地魔兵屍首,血腥遍地,卻怎樣也看不到魔人身影。

他足下一恍,才平下喘息穩住傷勢,抬起的手掌,燦燦摁住胸口的位置,喉中嚥下一口腥咸……

心已清明更甚……

還是,讓這魔人逃了……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