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墨剑】你的貂突然变成了人怎么办1

“幼稚死了,好端端的做什么非要去跟别人比这,你还三岁是吗?”

带着眼镜的小姑娘才高一这么大,正说着话,一个顶大的白眼,从自己的大眼镜里对着养父就这样丢了出去。

“咳…咳咳……也不能这样说啊。”被瞪的人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一边颤悠悠的伸出手……

……去摸她怀里油光华亮的雪貂。

“为了我们绣儿,不就是胃疼几天,不碍事。”

锦绣努了努嘴,肉嘟嘟的小脸上,眼睛瞪得圆圆的看着任平生,又是一个白眼翻出来。

虽然之前自己确实有一直盯着墨倾池肩头的雪儿看,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任平生竟然真的因为这件事跑去找了墨倾池。

不止找了,还非常有计划的请人吃冰,还打起了赌,说什么谁先吃到肚子疼算谁输了。

而且最后竟然真的让他赢了。

……但是怎么看都是硬撑出来的!

小姑娘想着想着只好望天无语,扶着眼镜转头去看任平生这张满脸写着胃疼的脸。

“说实话,我真不太信圣司会把雪儿就这样交给你,真的不是你逼他给的?”

任平生听着这话,颤抖的手掌捂着自己的胃,脸上是苦笑。

“大小姐,墨倾池为了雪儿不反过来逼我就很不错了,为了让他答应,我同他说我们各自交换宠物来养一个月……”

锦绣扶着眼镜,镜框中的眼睛一眯,想想好像说得通,便跟他点了点头。

又突然想到。

“……可是,你哪来的宠物给他?”

“……咳,咳,这嘛……你不用知道。”

……

这是任平生将雪儿抱走的第二天。

墨倾池在自己家中坐在沙发上等待,脸上的表情跟往常一样平静,一手握着自己的咖啡杯,手指下意识摩挲着杯子。

如果让正在国外留学的沧溟来说,这幅模样就像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老干部,早就已经失去了对人生的热情,除了貂。

自己虽然答应了任平生交换宠物饲养的请求,但没有貂撸的日子,自己是不太习惯的。

墨倾池摸着自己光滑的杯子这样想着。

‘叮咚。’

一声门铃传来,墨倾池灰色的瞳对着正紧闭的门扫了一眼。

不出意外应该是任平生所承诺,和自己交换一个月的宠物到了。

最好是一只猫。

手感虽然比雪儿差一些,但有胜于无。

他这样想着就起身走了过去,咔哒一声门锁打开。

而此时门外正站着一位青年。

他的马尾梳得很高,头发十分服顺的滑下去,身材挺拔,个头和自己一般高。

一头白发在正午的阳光下,丝丝缕缕有些像镶了金边。

而这个人的眼睛抬了起来,一圈湖蓝,像是湖面的波光,浅浅的映出人的模样。

……

墨倾池下意识抬起了手,用手背遮住了这刺眼得就像带着背光滤镜的画面。

这个人他是认识的。

……剑非道看着墨倾池打开了门,刚想开口打声招呼,便见这一幕,那句话愣是没说出口。

但见人在放下手背的那一刻,这双灰色的瞳孔就这样将他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剑非道想了一下,只好颔首认真的说道。

“圣司。”

“道剑。”

墨倾池回应着他,表情一如既往的毫无波动。

心里却是另外两个字。

……猫呢?

评论(2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