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墨倾池中心(隐墨剑)】补遗2

*高虐警告1
*你猜猜会不会有2?
*流苏晚晴死局重整
*介意官配前期有戏还请见谅
*以剧中人延伸,至于cp向剧情一切随缘。
————————————
天光尤暗,木林行径处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女子足下颠簸,可见清水芙蓉之姿,却是面色清白,水眸下泪痕两道还不及擦拭。

羽睫轻颤,她抬眸,依稀可见不远处那跪倒的身影,她忍不住的泪水自眼角滚落。

口中喃喃……

“……师父……”

纵知是计,纵知艰险,甚至会死……他还是来救她了。

这死局却不是为他而设,而是为了她……

为了她……

与那道跪立的身体,不过遥遥几步的距离,但怎么……这样遥远?

流苏晚晴不禁自问了起来,口中吸气的力道逐渐加深,就在她下一步踏落之时……

天际忽显邪月高升,四方幽魔乍然跃出,刀光剑影之中魔人掷袍而落。

“你……看清楚了吗!这就是你要的和平,永无止境的阴谋暗斗,就算是在人族之中同样这样难堪,何况非吾族类!虽远必诛!”

吾临黑帝身虽有伤,眼见流苏晚晴即将被擒,大手一扬,便是极招。

瞬息间欲抓流苏晚晴之人,已是爆体身亡。

崇玉旨见状道令一出,登登后退三步,卸去余劲。

“将妖女带走!忘掌教,吾临黑帝身已受创,事到如今吾四人合招,你伺机起钥!”

四掌教合力一阻众幽魔,而暗处窥视之人负手眼观全场……

意轩邈手中摩挲了一下自己的发尾,虽将流苏晚晴在此的消息告知幽界众魔,未想还是来迟一步,剑非刀已身亡,但这足以打乱崇玉旨与应无骞暗中筹谋的计划。

只要他们顾不及,四方混战之下易天玄脉之人与众四教皆为群战,要吾玄脉之人一做马前卒,吾便让你们在战时便四分五裂。

……

“放肆!”

道源携玄冰之气刹时笼罩现场,正是天极地限两位府尊亲临现场,天极剑尖一指,玄冰罡劲对上魔气冲天。

地限于后捻须,手中已起道印,一战幽都众魔。

意轩邈见此心中几分惊异,手中一摁松木,再一抬眼正见儒影随行……

墨倾池平淡姿态一如既往,但与天极地限二人前后同行之态,已表明。

意轩邈生笑,指腹扶着下颚却是低吟一声。

……你果真未让吾失望,圣司。

依照墨倾池此番布计,怕是为了让易天玄脉安然而退,借天极地限两位府尊之仪,牵制四教之人明上难做动作,如此,即便应无骞与崇玉旨诡计多端,也要顾虑两派“颜面”。

但怎么样说,自己这一着怕是在墨倾池意料之外,见此地生战,唯有匆忙下与天极地限一同前往,该说委屈他这回无法假作置身事外了?

意轩邈这样想着摇了摇头,误打误撞两人一阳谋一诡计,不巧只能硬碰……

就在意轩邈将心神全心放于战场时,再未注意那道儒影。

而墨倾池四下一扫,暗中窥见欲取之人已被带离现场,他轻嗯一声。

“为免幽都之人兵分两路,声东击西,吾欲前往看护流苏晚晴,诸位请。”

明意征圣顿化天光,一卷江山图,再回望人已无见。

……

如今遂无端之案尚未有‘线索’可寻,若提早掀破剑痕,只怕救不了,还会误了事,反想之,唯有以退为进顺藤摸瓜,单锋罪者难查踪迹,圣剑此路不通,那唯有……

魔刀,圣雄,恨吾峰。

心中拟定后续该行之路,墨倾池眸中闪动,已见欲求得之人,已在近。

剑指凝气在指尖,他悄然一动,剑气呼啸破空而出……

正是魔单锋,突然赫然断首其中一人!

“这剑路……是……魔傅?!”

流苏晚晴怔然间,泪犹在面上,而拉扯自己的人已然断气,她登时甩掉那人瘫软下的手掌,转身欲回。

却被一下抓住了手腕,任着蒙头遮面的那人抓着奔行数段。

“……你,你不是魔傅!你要带我去哪里!”

墨倾池稍稍皱了眉,一言不发,心中仍是那道逐渐明朗的思路,依照时间推断,启示国度已失神迹真力,内乱之故,断不可能协助自己找到恨吾峰,如此唯有将神迹真力带回启示国度。

“……放开我!我不跟你走!我……!”

但……

手上一疼,墨倾池手中竟也一松,顿时停下了脚步,因急速之下双腿未稳的女子摇晃着,嘴角溢出鲜血,却不是她自己的血。

墨倾池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泛血的牙印,还在滴落着温热的血迹,滑落手心。

“我不管你是谁!我不要跟你走,我要回去救非刀!”

“他已身死。”

“……我不管,我就是要救!你不带我回去我就……”

说道此处,流苏晚晴缠对着他颤悠悠的握住了自己的脖颈,目中波光是怒也是急切,眼泪顺着面颊滑落至下颚,她唇齿微张。

“……我就自尽,你谁也带不走!”

墨倾池眉间越蹙,下意识往她处踏了一步。

却见流苏晚晴跟着后退了一步,忽而决绝对着他喊道。

“不要试图打晕我!就算你真的打晕我,我醒来也会自尽!我……”

……

墨倾池不发一言,只是就着这双瞳孔,好像漠视着这一切发生那般看着她。

这漠视,就好像寒冰刺痛了眼睛,一时间无能为力的痛苦,无可所求的挣扎冲上了心头……

她颤抖着松开了脖颈上的手指,像是用尽最后的力气去凝视这双眼睛的主人。

“我……”

颤抖之下,那双眼睛中流溢的泪水,不住的往下滑,怕是再也忍受不住了这痛苦,低下了头……

“……求你……”

小姑娘膝盖一软,跌落当场,她双手捂住了自己满是泪痕的脸。

“……我求你,救他……”

流苏晚晴吸了一口气,抬起手背似要擦过越流不止的眼泪,颤抖着几欲头点地。

“我求你了……救非刀……救……师父……”

却被一下一只手掌握住了肩头,往上一提。

被扼制住往下的身体,流苏晚晴愕然之下手中紧攥的长袖已不见!

眼前只余空荡,再无一人身影,徒留一句余音。

“留在此地,等吾。”

……

评论(1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