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岳青山色,閒雲野鶴間。

是青云顶上观下岳,还是峰上仰目视长天?云观岳,岳观云。

【俏温】腾龙·阙(520贺文)

山崖上一眼望过去,入眼尽是一片云海翻腾,莫不是人间奇景,也只有这山崖之巅能看得到此情此景。

 

云海随风如瀑倾斜而下,明明是高空却又如似长河截流,倾泻而下。

 

遥遥可见一尾白龙纤细矫健,盘龙穿梭其中,戏耍追逐那云。斜阳之下将那鳞片都照出了暖色,明明是无色纯白的鳞须,生生任那光华照出了耀眼金灿。

 

这崖上一头是断崖,一头则是一间林屋,明明深山老林却由着人,做了这匠人,布置有序,简单不失风雅,可见主人家多少也是用心。

 

石桌石凳就摆在了那崖上,依着云雾就像了这仙人景,而恰恰着好,蓝纱任着风云绕了足边,男人手掌并不纤细,却修长耐看,就着这袖口,一副文人雅士风范。

 

凤眸垂着正落了掌中一册书卷,上书文字一连三勾好一墨宝。

 

茶香渺渺,焚香倒下就他手边,浮起一片软腾,正伴他白领宽袖,而这张面上悠哉也似聚精会神,便是着手翻了一页。

 

不知何时崖边摁了两只龙爪,堪堪趴在崖边石沿,明明巨龙身姿却一分力道不着,龙须任着细微风动悬浮在那,一双金眸映着这人于他是小的身型,就着一眨了这瞳。

 

明明无声,这龙终是遮了光照,斜一倒影,引得男人头也不回出声去问他。

 

“可有趣?”

 

白龙也闻言,似兽听不得人言,一首可比成年男子的巨头仅是低了下去,只顾临了他的足边。

 

温皇见它如此倒也没有多少意外,只是叹气将掌中那卷书合起放了桌上,又起身站了起来,一个抬目去看这龙。

 

这龙首也是英伟好看,那双金瞳化是一道暗缝,一瞬不瞬的映着他,鼻息温热着在这凉意空气蹭在他身上,又不着痕迹的歪了一下头,这是要引得温皇起手去抚他面上绒毛。

 

男人也是习惯了他这行迹,便抬起手掌去抚在它面上,任这龙用脸轻蹭着贴紧了自己的身。

 

金华随着鳞片褪去,龙身悄然散尽在这云海之中,只余了一身白衣袈裟,一头华发正握了他抚在脸侧的手掌,垂目下去赤睫遮了金瞳。

 

温皇身型本就高健,未想这白龙化人竟还比他高了那么半寸?

 

俏如来也未回他什么,只是垂头去埋他肩颈,双臂环他腰身,倒是莫名亲昵得很。男人见他这般不由得生了两分无奈。

 

“诶,你啊……”

 

“适才习惯这龙神之力,俏如来却发现多了一分怪异,此下近了前辈,才明了这怪异,究竟是什么……”

 

男人的鼻尖正蹭在他颈侧裸露的一小片肌肤,那一头白发也蹭着他,柔软剐蹭着他的面。

 

温皇闻他此言,手摁在他肩头去将他推远了些,话中似也了解了一些,面上的表情饶是无有一分变化。

 

“哦?也是……这一上来就行此胡来之举,倒是一点也不像是你啊。”

 

俏如来眨了那双金瞳,无意间敛下兽性那般,兽眸化圆,逐成一粒。

 

他随即垂目假思了一番,下意识轻下双臂圈紧的力道,眉宇微微耸起就像习惯了这小动作,忽而摁下微凉,再抬眼才知,是男人的指腹……

 

随着眉头被一触揉开了来,俏如来抿唇去道出思量。

 

“在方才就感觉,前辈你身上的气息,比以往……要浓郁了不少,或者……”

 

话至此稍作一顿,他面上捎带考虑将头倾了过去,于他耳侧轻嗅,就像是为了试着去接触……那更为显著的感觉。

 

“或者……是因为龙神之力越盛,对此感应,也越为强烈了许多?”

 

明明是一分不带杂味的疑问,温皇却自那耳垂下临近的鼻息,感受到了一丝莫名,他却未动,任着这白发之人在他身上探究着什么,眉尾一挑才道一句。

 

“龙神大人,可是要食人了?”

 

不过一句,却让俏如来怔了一下,不由得轻咳一声,去缓了这尴尬。

 

明明是这般无所适从,他还是未放开这双强健的手臂,反是将人拥得更紧,埋在那发间,墨色的发丝泛着幽幽蓝,也带着常年隐居深山的微凉……

 

温皇任着他这过界的举动,也未再拒绝,手指反去顺了他脑后白发屡屡,指尖抚开了缠结处,一下一下。


垂下的凤眸反倒比拥紧他的男人更悠闲,淡然许多。

 

便听他说。

 

“俏如来,可以忍耐。”

 

俏如来总是这般,即便只是一字一句也都想要说得郑重,使人信服。

 

耳闻此句轻细,温皇却不受他此染,似乎明朗了什么装作一点头,又是一问,话中三分指认。

 

“那,你现在抱着我,又是做什么?”

 

“……咳……咳……总是,总是要缓解一下。”

 

“可要吾割肉喂你?”

 

“……不用!”

 

……


————————

我只想跟你们说我还活着,这个脑洞目前没有落实的想法,青丘前面还在卡。【眼神死。

总之虽然这个cp可能只有我一个作者了【好吧就是】,但我还是想跟大家说一声520快乐~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