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岳青山色,閒雲野鶴間。

是青云顶上观下岳,还是峰上仰目视长天?云观岳,岳观云。

百花繚亂【四智單性轉】

cp:俏溫,千競,杏默,淚赤等……

藥藥的設定太好玩,請不要介意我衍生這個_(:з」∠)_……!

————————

正文

其實鳳蝶對於老媽的的私人感情一直很少在意,甚至完全不會怕這個人被什麼人欺騙,也並不是她不在意這個母親,只是……

“想多了,這個一米八的女人就算哪一天她突然告訴我自己出柜了我都不會驚訝,比起擔心她,還不如擔心被她看上的那個人會不會被欺負。”

以上是小蝴蝶的原話,雨音霜坐在她對面,作為日本那邊的交換生,也是鳳蝶的同學這幾年的室友,不由得看著對面這個異常獨立的室友托腮著嘆氣。

手里一杯奶茶還溫熱著,白髮厚劉海的日本姑娘看起來整只很是嬌小,可愛,一雙杏眼大大的又倔。

“啊,說起來信之介老師如果是個男人就好了,那麽帥氣又認真而且對學生還那麽溫柔,說真的,可以的話我都想為了她出櫃。”

這顯然是迷妹的日常,鳳蝶已經見怪不怪了,只要和霜一起難免會聽到信之介老師真的好厲害,信之介老師好帥的,哦!信之介sama~

以至於雨音霜莫名其妙的突然提起信之介,鳳蝶都可以十分淡定的忽略掉話題為什麼會跳轉到赤羽教授這件事,只是繼續著話題。

“但你還是沒出櫃,還找了一個牛一樣的男人做男友。”

“啊,因為信之介sama她已經有愛人了啊。”憤憤的咬了下吸管,其實雨音霜對鳳蝶的出言打擊並沒有生氣,但還是稍稍有點爭強好勝的吐槽回去。

“到現在你媽咪不還是很討厭劍無極。”

鳳蝶憂傷了,還很無奈。

“說到這個我最近都有點煩了,搞得我現在見學長都有些尷尬。”

“咦?你母上竟然還沒放棄?”

……

是啊,不止沒放棄還時不時問她要不要和俏如來培養一下感情。

一想到那個高挑妙曼的女人一張溫雅得能騙人的臉就一臉似笑非笑的樣子,意味深長的視線看著就火大。

那天還是中午,鳳蝶到辦公室給母上帶外賣,然後是一段幾乎可以說每週都要有兩次的對話。

……

“我都說了我只當俏如來是學長而已,我有男友了。”

“哎呀,有什麽關係,年輕多認識一下優秀的男性,再說俏如來哪裡不好嗎?”

“照你的話,俏如來很好特別好非常好,甚至對所有人都非常好到汎濫,和這樣的人談戀愛做男友,你女兒選擇死亡。”

當然雖然那麽說,其實鳳蝶只是隨口扯了一個理由想堵老媽的嘴,也並不是對俏如來有什麽意見。

一貫能把女兒的話堵回去的女人聽完這句話,竟然安靜下來了這讓鳳蝶有些不習慣的看過去,皺著眉卻完全看不出來這張看慣的臉上平淡的表情有什麼不對。

“……咳。”

身後一聲咳嗽,讓鳳蝶整個人臥槽了一下瞪著一雙大眼睛看過去。

……誰知道俏如來為什麼會出現在這!

然後這個白髮的男人無辜的舉了手示意著,用他一貫溫和的聲音嘆道。

“我來送資料。”

……哦對,俏如來的研究生導師默蒼離和母上是同一個辦公室。

“看起來老師和冥醫先生已經先去吃飯了。”俏如來看著空著的位置十足溫和的微笑了一下,才將視線放在她身上,似乎在安慰這個學妹。

簡直是無比的尷尬,鳳蝶有一瞬間覺得自己都要哭了,轉頭過去聲音憤憤。

“都是老媽你的錯!”

溫皇攤開手。

“唉,怪我咧。”

……

就算是現在想起來也特別尷尬啊,年輕的姑娘想著不禁翻了個白眼,一隻手捂住臉,這個反應讓對面的雨音霜好奇之餘也是不明其意。

隨意掃了一眼,眨了眨眼睛似乎看到了什麼,那麽和鳳蝶聊起來。

“咦,那不是你的義父嗎?”

鳳蝶聽著這句話也是奇怪了一下順著雨音霜的視線轉過身去看。她們的位置是在食堂三樓,臨著窗口的位置,剛好能看到停車場的位置。

那個關上車門的紅髮男人真的是義父……

“卡哇伊捏……”下意識出聲的雨音霜是正好看見從車上被扶下來的一名女性,一頭黑棕色細卷的髮不太高剛好到男人的胸口,被裹在毛皮里。

但一張小巧的臉巴掌大,看起來似乎身體不太好,笑得很好看,想讓人寵著她的笑容,正看著那個對她很是體貼但又顯得有些毛燥的中年男人。

“鳳蝶,原來你義父結婚了?”

“……啊。”

其實鳳蝶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出聲迴應了一下,她當然認出了。

那是她義父的小姨母,雖然並沒有結婚,但他們確實是伴侶關係。當然這件事沒有必要說。

似乎叫競日?

……

千雪孤鳴把人扶下了車,不由得覺得無奈又有些不贊同。

“……我說你身體又不好,不好好呆著非要跟著來做什麼。”

“小千雪是不想讓我陪著來了,真是讓人傷心呢……”

“這次你跟來要真生了病,回去大哥還不扒了我的皮!”說著話,男人還是伸手去幫著拉緊了衣服,皺著眉頭的樣子仍是不滿。“我就是有熟人在這邊,這件事才給我負責。”

似乎在安撫這個人,競日笑了一下,纖細的手指抬起來摁在這個人頭上撫順了有些亂了髮,還順便揉了揉。

“因為我呀,在這邊也有想要見的熟人,所以就搭了小千雪的順風車了~”

千雪下意識躲開那隻手。“說歸說別亂動手,別把我當小孩哄,你就沒出過幾趟門,在這邊還能有什麼朋友。”

“恩……大概是一個好久不見的朋友吧。”

……

——————並不知道什麼時候續的待續。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