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俏溫俏】譯琴2

——【2】——

當他從這一切之中回過神來,史精忠大概已經被無法用他現有的知識去概括的一切,震撼得無法自己。

只能愣愣的看著面前這個自顧自著搖扇的男人。

而回過神來,心中徘徊不定的每一個問題,又是否該將這一句又一句的疑問說出口?

斟酌再三他終於選定了其中一個問題。

“你……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玉石器里?”

“……玉石器?”

那人重複著他的這個詞,面上意味深長的表情,像是在有趣什麼。

只見那隻半透明的手,撫過那玉石的紋路,垂下的鳯目能見隨性的專注。

像是在響應他的動作,這塊玉石的表面流轉起的波紋就好像天上的云,被風吹襲著。

華光任著那指腹一抹的動作,緊隨其後的翻動。

不緊不慢的音,低沉透著深邃的引導。

“這,是一把琴啊。”

琴?

就像是被從未想過的方向,挑動的腦子裏那根線。

史精忠那目光一下從這個人身上移到這白玉的紋路上,是琴的話……

那帶著順序的起伏是?

“岳山,又名臨岳。”

好像是在給他解答著這個此時纏繞在他心中的問題那般,男人化去了手中的羽扇。

屈膝坐下,正抬手將這一整塊玉石平放了下來。

就像是被什麼引導著,他下意識走過去看。

甚至止步後,這個站在他身側的角度異樣的熟悉。

彷彿……也曾這樣做過。

又像是缺了什麼……?

一個念頭,他開了口。

“……這裏沒有琴絃。”

“不急。”

迴應他這句話的,是那向玉石的底部一探的動作,手掌就像是勾住了什麼。

指間一條輕細的弦被他牽了出來,往上勾住龍齦,繃緊著扯到了這副畫卷上……

也是,那閣樓所延伸而出的飛簷下,也是那他疑惑的有著順序的凹凸位置。

其中那一排作為弦孔的洞,竟是被屋簷上的“明珠”所覆蓋,隱晦非常,

甚至可以說這巧奪天工的手法,若不是當事人甚至反應不出那其中竟然還有作為琴孔的孔洞。

他下意識去想,能將圖案和結構完美結合的琴身,一整塊玉石作為輔料……是怎樣的能工巧匠才做的出,這種精湛的技藝。

又等到這個人纏過了七根長弦,史精忠也終於反應了過來不同的地方。

“等等,如果是琴,為什麼會沒有琴軫?”

沒有調音的結構,又怎麼能彈得起……

嗡……

而這一次迴應他的,不再是那個人,而是那被勾起的弦,撥開的音。

而身邊的這個人,面上垂下的眼,專注的神情,讓他開始不願再出聲去打擾到這滲心的體悟。

只是安靜,為了聽完這從未聽過的韻

這緲緲的琴音就好像將他代入了那崖邊,先是平緩得廣闊。

一覽眾山的高處,觀看雲海變化的遼闊。

長音一轉,突起的一聲,竟似那突入眼中危峰高起,穿雲而過。

這忽然的一下,讓他下意識的去用手掌摁住了胸口,隔著一件貼身的背心,能感覺到運動過後的熱。

而琴音也就此頓住了,還能聽到耳邊那一句問。

“你方才看到了什麼。”

“……懸崖邊上,一片白茫茫的雲海,危峰。”

抬起的金瞳莫名的露出了一分疑惑,映出的是面前這個人。

“還有,你。”

……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