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岳青山色,閒雲野鶴間。

是青云顶上观下岳,还是峰上仰目视长天?云观岳,岳观云。

【俏溫】醫生11~12

醫生11

舞會還在進行,歐式裝潢的陽臺上卻只剩下兩個身影,一男一女。

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這場舞會中圓臺上高聲演講的人,真正的主角卻仗著特權以不想引人矚目的理由離開了現場。

這個位置能看到夜中的星,閃爍著就像星座神話中的精靈,竊竊私語著眨著眼睛,看著這整個足以令人難忘的夜晚。

俏如來現在就是一個極盡有禮溫柔的紳士,寬厚的手掌中,輕握舉著女士纖細柔軟的手指。

兩個人離開了喧囂,一同選擇了這平靜的位置。

那纖細的手指,還穿著蕾絲的手套,一個滑出了手掌心。

燈光下,女性妙曼的身姿任著精細且貼身的裁剪勾勒著。

旗袍式的晚禮服彷彿出自大家之手,每一個細節都將這個人的美詮釋得更為完美。

纖細的腰肢靠在了那裏,手肘彎曲的動作也是這麽的不緊不慢。

那優雅的動作渾然天成,指尖緩緩摘掉了那鏤空精美的面具,掛著的穗晃著零星的反光。

露出那張臉,幽藍的髮絲順著臉頰滑下來,垂下的鳳目抹著熒光的藍,連平時不抹艷色的薄唇,都點上了色。

抬起的眸子映入眼中,那晶瑩惹人心動。

一點都不意外,卻也……

真正讓人意外。

男人那透過面具的目光分毫不差的將這個人認真的看在眼中,帶著兩分不自覺的深邃,彷彿在欣賞一件美麗的藝術品。

他輕啓的唇齒並沒有說出一句話。

才聽。

“不好奇?”

這婉轉的音就像打了個轉,抵著他的心頭。

俏如來眨了下眼睛,似乎才反應過來的模樣,這個年輕人笑了一下,帶著一分無奈和足以溺人的縱容。

“什麼?”

他起手的動作就像一個為夜中單薄的女士送上自己的西裝外套,雖然只是摘掉面具而已。

將銀製的面具放在胸前口袋中,俏如來走近了那美麗的人身邊,就這樣停靠在那裏,那溫柔得壓低的音,不自覺的勸慰。

“你能來,我已經滿足非常,還要好奇什麼?”

“或許,不是為了你呢?”

“嗯……那是為了什麼?”

就像一個無辜的人,就像在閑聊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一個話題。

溫皇挑了挑眉尾,細心劃過的眉線仿若劃過水面的線,纖細的手指就像是將這難以引人注意的挑釁,放大。

伸過去的指尖挑過他的領口,銀灰色的西裝下是潔白的襯衫,領結十分莊重。

就像一個順手幫著男人整理的行為,臨著接近的肩頭,她壓低的聲音,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得到的量。

“你啊……”

“我不想問。”

然而,先繃不住的也是這個年輕的男人,這是第一句話,他嘆著氣試著伸手去握住那隻纖細的手掌,就這樣吻了一下指尖。

“只想等你說明,等你開口,因為我知道……”

攬在腰上的手臂一如既往的結實有力,卻不曾粗莽一點……

這個人總是那麽直接,直接得有時候只需要一個虔誠認真的眼神,看入眼底的真摯。

“只要你願意,你會告訴我,我不介意等。”

然而迴應他的卻又是另一種無奈。

“誒,我後悔了……”

這具柔軟身體任著他的行為,話中摁著他的手臂掙動了一下。

“你非要那麽嚴肅嗎?”

或許也是他現在突如其來的擁抱引起的,這個年輕人反應了過來,放鬆了手臂。

“沒有……抱歉,我只是突然間,有些情不自禁。”

“情不自禁啊,一個很好的藉口……”

一句話讓俏如來莫名噎住了話頭,但對方的行為卻並不像是在拒絕,反而是在……

“雖然也不是第一次任你胡來了。”

縱容他?

……
醫生12

指尖輕撫著他耳鬢剪短的髮尾,順著頸邊的弧度扶住了他的面龐,灰藍色的眸
襯著長睫。

把這張俊俏又稍顯稚嫩的面容看在眼裏,對著那雙清澈見底的鎏金眼眸。

薄唇的嘴角微彎得難能看出來。

“就這麽喜歡我嗎?”

俏如來對這話題的轉變一時間無法接洽,卻也看著這雙鳳目中幽暗的瞳孔,那直入心頭的眼睛,臨著這分寸的距離。

反應過來也是蜷了一下指尖,攬著那腰際的臂膀卻沒有更大的動作。

任著這個撫摸著自己的面容,他溫柔放低的音,像是認真又執著的回答。

“……是,喜歡你。”

“從第一眼的驚艷開始,就忍不住想要一直盯著你,記得那時的你,還問我看夠了嗎。”

就像被鑰匙打開的水閘,一點點淌出來的水流,從一字一句中溢出。

“其實沒有看夠,也真正看不夠。”

“那時的我,以為自己早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從未想要介入過任何。”

“卻因為這必要,每每停下車走進那裏,在那裏看著你們兩人,像家人一樣的一來一往。”

“一種莫名褪下所有牽絆與壓力的感覺,想要介入其中……”

其實這個年輕人並不是多話的人,她一開始就知道,這個人從一開始就是那麽的平靜,平靜得只是在那裏坐著等待,看著她們做著事情?

“想要在這個人看書時遞上咖啡,想要在這個人轉頭看向自己的時候任性的擁在懷裏,想要聽到這個人的笑……”

現在兩人輕抵上的額就像戀人的纏綿,她連迴應的話也是輕的。

“我真不知道,那個安靜的等在那裏的年輕人,想了那麽多,想要對我做的事情?”

這話中帶著無奈也帶著笑?

“所以為什麼是我呢?明明以你的年紀,我的小鳳蝶應該更適合你?”

俏如來眨了下眼睛,出口的話早已不經思量,只是想告訴她一樣。

“我不知道。”

“只知道那時的自己喜歡上你了,看著醫生不緊不慢的動作,手指的溫度,看向我的眼神,每一個停留的動作。”

“心裏就會下意識浮出莫名的感覺。”

“真的要用什麼形容,那大概是‘好美’?”

……?

話語止在了這裏,因為溫皇稍稍仰起了頭,那雙薄唇的唇送上的柔軟,竟讓他一時間無法反應。

睜大的瞳孔里,能映出細密的睫,好看的眉眼。

幸好今天沒帶眼鏡?

他是這麽想的,大腦突然終止了思考,而身體做出了反應。

唇齒不經意眷戀著張開含住了這片柔軟,低頭將這個吻糾纏得更深了。

溫柔的含吮揉捏著深情,擁抱的手臂下意識擁著將人抱在了欄上。

引得環著他脖頸的人忽然驚得收緊了力,在這個男人壓著自己之前,手指摁住了那肩頭。

“……我不做。”

這是他放開那雙唇後呼吸的第一句話,即便實在想要抱緊這個人,俏如來仍是放輕了力道。

埋在肩頸的音壓得有些沉重,只聽到。“我不會做……”

溫皇像是在滿意他的自覺,那雙纖細的手臂就著這個坐在陽臺上的姿勢,抱著他的脖頸,帶著意味深長的笑。

“……不會得寸進尺,有進步了。”

反倒是俏如來不知道怎麼迴應她這句,雖然這種自控也是異常艱難,和窘迫。

懷中擁抱的這具身體每一個弧度都是那麽誘人,不管是手臂下腰線的弧度,還是不經意間觸碰的臀……

一雙大腿斜放著抵在他的身前,而這件晚禮服,那胸前柔軟的部位還是鏤空的設計,正擠在他胸前隔著西裝……

“你在想什麼……”

俏如來回神忽然震了一瞬,莫名退了一步,連不捨得松下的手臂,也跟著放開了。

而溫皇入眼的,是這個年輕人莫名升起潮紅的雙頰,居高臨下的位置更能看到他領口的頸泛起的顏色。

“……沒,沒什麽。”

然而,這句欲蓋彌彰的敷衍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反而讓這個人笑得更深了。

“誒,抱了那麽久,現在才害羞,不覺得太遲了?”

咳……

俏如來不由得更為窘迫了,飄忽不定的視線移開了這個人,似乎才緩下一點心緒。卻聽到那撩耳的音放輕了,就像是在引誘他那般……

“過來。”

等到他自己反應過來,已經起了步子,那一瞬間迷茫的視線在這一個擁抱中清明。

面上貼靠的細嫩柔軟,因為衣服的設計直接貼在了面上?

這個位置讓俏如來直接僵在了那裏,一時間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

或許是這稚嫩的反應太過可愛,胸前貼緊著升起的溫度讓這個始作俑者笑出了聲,而溫皇也沒有再調侃他。

只是用那纖細的指挑順了他耳邊的髪,印上額的唇,引人的音節這麽告訴他。

“獎勵一下。”

……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