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雪染褚。

赤,刺,次。

【任俏任/俏温俏】变数41

——【41】——

蚩尤,轩辕,这些远古以前由人奉之为神的称号。

俏如来不可谓不熟悉,但同样也是令人惊异的答案,他笼统了这八字中所给予的讯息。

“难道,巫教所袭血统,便为蚩尤古脉?”

但见温皇摇了摇头,说道。

“蚩尤一脉,与巫教,并非是同一族群,但其中却有渊源,久闻你曾以三年,阅遍万教藏书,可在一册见过记载?”

这一段过往已鲜少得人提起,俏如来敛目下也未有太过介意,能从对方口中听得此事。

反是认真去回忆起被深埋于记忆中。

那成千上万的书页,而当中被他斟酌筛选而出却是寥寥无几,皓眉稍紧了一息,就好像关于巫教的一切,有人刻意屏之?

除了神秘古怪二字,只剩下那反复几句?

才开口作答。

“俏如来记忆之中,几近所有文册,对于巫教解释可鉴之处也仅有重复几句,‘巫者,通神,祀以天地,制蛊。’而已,往后就好似禁忌,再无人落墨扩写,又或许,是因晚辈所阅浅薄所致?”

虽然所得出的结论也仅有这些而已,温皇也未再多问于他,对这一切就好像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听得男人音色醇厚,又不紧不慢。

“也确实不差了,巫者,通神也,这一描述,放在当今世上骇人听闻,更是难以令人信服,但一切始于上古,神,人,魔,等共存的混沌之境,便不足为奇。”

火光噼啪,天色早已暗作三更,两人却仍无困意。

“……末约,要追寻至千年以前,炎黄蚩尤三部交战,巫教之主,在时得选奉蚩尤一脉,而后蚩尤战败于炎黄,巫教各族亦随古兵主,留驻苗地。”

温皇面上淡薄如常,即便口中说着这不外于人知的故事,不是追忆,他垂下了眼眸,就好像慢慢去念出了一本并不存在的古旧书文……

“那时九黎为战败一族,于炎黄所驻之外,故步自封,隐世而居,巫教及为依附九黎从属,便成了兵主一脉与外联系,仅遗留下的途径。”

俏如来听得仔细,双手交握在膝上,眉宇未曾松下,多是思量,后生又是抬头,将目光凝视到他面前。

“但前辈在前所言,魔世针对于巫教之人的理由,是蚩尤古脉,也只是理由,这两次强调的理由,并非是目的。”

这十足认真的一幕,让温皇得见眼中,亦知他听出缺稀之处,这般聪慧倒也省下了多余言辞?

他不禁笑了一声,逐而将话说明。

“这目的,吾亦不知也,若要真正深究彻底,温皇倒是想起一件,或该注意之事,你等亦可能以此为方向。”

“嗯?”

“蚩尤一脉隐世了后,为了与外族之间保持联系,每隔数年,便会有与外迎亲通婚的习俗,故而每一名巫教之人,体内之中最少五分之一的血统,为神人血脉。”

俏如来闻言怔愣一瞬,脑中将这既定讯息与所有思量一律接轨,他双拳忽然收握在膝前。

“原来,如此。”

虽不明魔世之人要此神人血脉是做什么,但其中目的必定不单纯,只是……

俏如来思路一转,竟默了一弹指间,那双金瞳隐没于垂落眼帘下,附而抬眸,去看了坐在那面将披衣稍收的温皇。

“此下,晚辈仍有一事不明,可否请教前辈。”

温皇一双染蓝凤目下微底,恰好也在看他,正与抬头望他的人对上视线,飞眉纤细如墨一笔,往上一挑,但见唇齿启了半分。

“说吧。”

“是。”

得人一句允下,俏如来不再拘谨更多,更坦言一问。

“俏如来想问,为何巫教各族,自上古延续至今,也未有说彻底避世不出的道理,但与其相关文字却寥寥无几,是为何?莫非,是教中文规所要求?”

听他一问,不知为何,温皇本无更多的神色,莫名有了一分怪异……

久不得回应,更见对方这般神色,俏如来心下多了两分迟疑,才出声再提。

“前辈?”

“……古苗遗族,起初并无文字。”

“久远故事,历史皆由前人编曲,后人传唱做载,因族群不同口语亦有不同差异,苗族中尚无能各自辨译,更何况外族之人听闻。”

闻言,俏如来思路到此不由得脱口而出。

“所以,方才前辈所言故事,皆是苗曲所铺?莫怪他处并无记载,嗯……皆为口语相传,也就是说……前辈自己亦有习得……?”

忽而意识到了此句稍有不妥,俏如来顿止了言谈,思及对方适才神色,便知此事是人不愿提及,他斟酌三分,才一字一顿。

“抱歉,是俏如来失礼。”

听得失礼二字,温皇面上未敛下那些许莫名神情,倒是转了眸去看这后生,眼角稍提,知是对方误解了什么,言道。

“你若要听,也并无不可,只是事已久远吾不免记忆有误,音色不准,即便如此你仍要听吗?”

俏如来犹豫了片刻,得知自己心中仍是好奇,便大胆试问了这一句。

“还请温皇前辈赐教?”

……

——————
ps:古苗族以歌载道是实锤哦,我没有胡编乱造么么哒~(o´ω`o)ノ

评论(7)

热度(9)